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福灵剂与爱情魔咒

· 霍格沃兹hp设定,睡前故事

· 小甜饼

· 以上,食用愉快



福灵剂与爱情魔咒




    今天要讲一个睡前故事。

    这是那个老掉牙的爱情故事里的一个小插曲。

  


1 .亲爱的先生、要来一瓶福灵剂吗



     小面包的味道已经很香了。

     新出炉的小面包上面的糖酥皮微焦,小精灵们一向擅长做这种。


     玻璃杯里的南瓜汁也很好,凉凉的,掺了点儿蜂蜜。被苹果、肉桂、坚果饼干碎馅料塞的鼓囊囊的烤鸡泛着油光,此时没人注意樱井级长的心情。


      “ 一瓶福灵剂值多少钱?”

      樱井级长明显有些焦躁。


     “ .....那大概会值很多的金加隆。”


     二宫和也懒洋洋的、头也不抬,一边回答一边把香喷喷的波尔路鱼切开,分给一边的松本润了一半。那条波尔路鱼是从禁湖里新打捞出来的,产量稀少肉质肥嫩,作为教职工特别供应。此时大部分进了浓眉格兰芬多嘴里。


     教职工席上大野教授姗姗来迟,晒的黑黑的面包脸看起来很沮丧。他的鱼再次消失了,连着第三天了。

     而此时他不翼而飞的鱼肉正很好的待在松本润的餐盘里,一半已经被干掉。


     “ 我要去给斗真送点儿曲奇饼,他刚把占卜学补考完,不知道结果怎么样。” 已经五年级的格兰芬多笑眯眯的,看起来比餐后布丁都甜。


      然而松本润笑容引人注意程度并比不上高年级斯莱特林的溜肩,不知道出于何种原因,高年级斯莱特林的肩较起平日显然溜的过分了,大概是受了很大的打击。


      终于在一旁小尖嗓都看不下去了,他从兜里掏出了两颗从相叶队长那里敲诈的蜂蜜公爵的糖果。犹豫半天把那颗便宜点儿的雪宝球递给了樱井翔。


      于是高年级斯莱特林嚼着雪宝,吐着雪花,睁着他的大眼睛控诉:“我真不知道那该死的魔咒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


      这件事的开头还要从那次实践活动讲起,有着很浓眉毛和长长睫毛的格兰芬多不小心把附着古老咒语的吉祥物雕像的头盔搞掉了——


      “ 听着松润、看在梅林的份上。你能把手从那该死的爱尔兰吉祥物身上挪开吗?”


      “ 轰!”

       红光顺着接触吉祥物的手进入了对吉祥物兴致勃勃的松本巫师身上。


      这份无伤大雅的魔咒开始骚扰他人的生活。

      首当其冲的是松本润的可怜室友生田。


      古老魔咒到现在魔力已经消退很多了,剩下那点残存的魔力不足以使校医院关注太多,起的效应看起来很可笑:


      你会喜欢上清晨醒来首先看到的生物。

      


     


     



      2 .红樱桃与黄樱桃



      “ 来做一个游戏吧 。谁把鬼抽到就要亲一下想亲的人、或者一个金加隆抵消。”


      二宫和也把巫师牌洗好、那是学院里最近很火的教师特别版。代表着鬼的大野智小人脸上画着油彩,它大约是困了,正在框里睡觉,被相叶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屁股,忙眯着眼睛老老实实的坐好。

       

      樱井翔眨了一下眼,他刚从外面回来、带着通身的冷气举手示意同意。他的手上有道血痕,那是从温室带走福灵剂原料巴罗霍藤藤根时被抽的、普通的草药治愈不了。


      游戏是在相叶的小声抱怨(此时没人注意他),和松本润的飘忽不定的视线(他今天早上起来第一眼看的生物是他的猫头鹰)下开始的。

     

      中间的过程有些曲折、这次的鬼牌移动的很慢,鬼牌里的小人在相叶队长温暖的手心里安静乖巧的躺了很久很久才进了松本润手中,格莱芬多在这上面的运气一向好,没过多久就又转移了出去.......

     进行到快结束的时候鬼牌回到了二宫手中,里面的小人在某个指甲修的干干净净的小短手里明显畏缩了一下——

      代表鬼牌的大野智小人开始和二宫和也大眼瞪小眼,按照之前的约定,他不能在二宫身边多呆。最终他妥协似的,吭哧啃哧跑向了樱井翔的位置。


      后来就再没跑到过别的地方、不出意料的:

      樱井翔输了。

  


·

      樱井翔身上的香水味道很好闻,他身上的冷气还没有消散尽,夹着禁林冰冷的积雪气息。

      这是松本润后来对此的记忆。事情发生时他正一手从盘子里捞着红樱桃一手翻开最新一期的猫头鹰饲养指南打算认真拜读一下。


      他看见樱井翔的脸在烛光下凑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他们其实差不多高,但是樱井翔此时半只脚跪搭在他的椅子边儿上整个身子似乎都要把他包裹起来了。

      他甚至可以清晰看见樱井翔眼睛里自己的映像。

      在快要接触到鼻尖的时候樱井翔的身子忽然往上一扳,从身后架子上抽出了一本书。



      “ 黄樱桃比红樱桃好吃的。”他轻描淡写的讲到。然后把金加隆放在桌上上,一连串动作熟练流利的惊人。


     这简直跟松本润爱看的《巫师JUMP》副刊下的《女巫LOVE LOVE》少女漫的情节一摸一样。

     



      ……


     鬼牌里的小人扒着装牌的纸壳不进去,看上去苦大仇深。

      


      “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是谁拿走了波尔路鱼吗?”

      小人捣蒜式的点头。

     

      二宫和也笑的灿烂:“我干的。”

      藤椅突出扶手的阴影投在拉文克劳身后,像小恶魔的翅膀一样,风来了烛影摇晃、像是翅膀也在得意的扇动。




3. 我出现在你面前



      “ 今天看来是樱井一日,昨天他们休息的晚,就在斯莱特林的地窖里睡了。所以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樱井翔倒也不奇怪了。”

        

      生田若有所思的戳了一下身边正在对着土豆馅饼奋斗的小栗了一下。

      

      “ 那他大概是炼好了福灵剂.....没事吧?你的神情看起来有些失落。”

      小栗的声音很快淹没进了热热闹闹的大厅。



      那天是魔药课,年老的巫师懒懒的坐在讲台上讲着第七章的魔药内容,精明的眼睛扫一圈,就没人敢胡闹着把印加蛤蟆的卵丢进旁边的坩埚了。

      一边的樱井翔正很专注的对着自己的坩埚做着研究。福灵剂的制作很难成功,他一旁是厚厚的演算笔记,一旁是因为手残切坏的巴罗霍藤藤根。


     

      松本润就盯着他发呆,一向擅长做魔药的处女座被拒绝了,拒绝者念念有词,声称心诚则灵、不是自己做的魔药效果不一定好。

      此时樱井翔的鬓角渗着细细的汗,他的嘴唇因为坩埚并没有浮现意料中的颜色而抿的很紧。

      他这人就是这样,会有迷茫、会有疲倦,可他一旦下定决心,那些就都消失了。从此无论是繁花还是刀剑,都会坚定的走下去。

    

     松本润有很多的朋友,会有温柔体贴的,他们会说“ 松润、没关系的 ”。会有跟他脾性相投的,他们会拉着他喝酒,醉了就笑笑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会有头脑冷静的,他们会告诉他你这做不对,消耗的情感划不来。

  

    而樱井翔不会这么做,他不会对松本润讲没关系、更不会拉着他喝酒、也不会教松本润的情感丢在天平上、一个一个小心测量。他只会说好、然后把手伸向他,干脆利索的领他进入正确的道路。

    

    那条路,疼痛且温柔。

    他自己就在那条路上走着、一路跌撞。


     隔壁桌子上摆着的酪梨汁水味道有些微微的发酸、哪怕是在这个季节,哪怕延迟几天,该过期的东西也终究会过期。它们在踏向腐败变质死亡的道路上一去不回。

     

      情感也有保质期吗?

      那大抵看人,有人生来就如此、他耀眼、温和、有礼,喜欢他后日子合该都是甜的、泛着蜜光的。


     它明朗、如夏日的池水一望见底、生机勃勃。




4.幻想乡



   这个故事的结尾发生在学期快结束的时候。


  “ 你不觉得他最近的魔法已经淡化许多了吗?他再不会傻乎乎的跟在生田或者自己的猫头鹰身后了。” 二宫对着新买的巫师游戏噼里啪啦摁着,直到出现代表胜利的金色凤凰才抬起头讲。

    

   小尖嗓显然心情不佳,他古灵阁行长的愿望破碎了,新一期的《预言家日报》里公布的行长竞争人选依旧把持在妖精手里。


     

   借他的吉言,在九又四分之三火车站的时候,夕阳的余光在一霎那刺的人恍惚、形形色色的麻瓜和巫师经过、而樱井翔还在替他取着行李、他的心里像是有无数的塔多郡小精灵在蹦跶。


     1、2、3!

   它们大力的跳跃着:

   松润!松润!松润!



    魔法失效了。

    小精灵们消失了。

    樱井翔出现在他面前,赶在最后一刻。

    福灵剂的空瓶在垃圾箱边散着温润的光,他甚至连盖子都没来的及合。于是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他只看见了樱井翔一个。

     有点狼狈的、气喘吁吁的,像是麻瓜实践课上骑自行车比赛结束一样。

     

     松本润曾经见过樱井翔午休,临近考试、图书馆位置很少,文学性质的科目复习着叫人昏昏欲睡,不一会儿他自己的脑袋就耷拉下去了,他的各式各样的参考书大剌剌的摊开着。


      醒的时候就看见樱井翔窝着肩膀在一边睡得正香。他睡的姿势别扭难受、胳膊被旁边儿的固定板子顶的红痕一道一道的,却从没有往自己这边儿伸展。


     像是樱井翔关于他一切一切都有好记性一样,他记得自己钱袋里装着印有前辈泷泽的话的纸条、记得考试前因为紧张而做的经典深呼吸、记得他会在周五的小牛排上挤上柠檬汁......好多个时候、他忘记的在时光里窘迫的自己、快乐的自己、紧张的自己,樱井翔替他一一记住了。


     他至于樱井翔而言、大抵是特别的。

     而那种小心翼翼的特别,人们称其为爱情。

   



    他看见了他,隔着白色喷薄的蒸汽、红色火车的轰鸣、黑色的无数人流。


    太阳彻底落下去了,于是他就站在了星星里——


    若世界上真有什么幻想乡、也不过是他在的地方而已。




·  忙完了、恢复更新,欢、欢迎评论(嗷,我想要阿智的牌x

·  这是《爱情与灵药》的一个番外、答应要写的,做人要虔诚

·   写完这篇很开心、希望读到这里的你也是如此

·   以上,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6)
热度(268)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