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一步之遥》宣传


//🌸 预售时间:

2017.8.06 20:00 ~ 2017.8.26 20:00

发货时间在预售结束后7到10天。

      

//🌸预售地址

  地址


//  强调:本子这次很厚,正册特典加起来350p加两张书签,料真的很足

    再次强调:需要无料特典《先生与我》的GN请务必到关于本子处留言、请务必留言!

    再度感谢:我最好的搭档   @_Tinals_   、糖妹  @糯米汤  ,

    我的好太太1号选手  @アメ   、还是我的好太太2号选手   @JIM_占占占占占占 

  很敬业的癫骨、沈满枝,

  以及,陪伴我这么久的、看到这里的你:)


以下是收入本中的未公开和已公开试阅, 欢迎观看w


// 🌸文本试阅(未公开)



·一步之遥


    老到樱井翔买的那块地边儿种的银杏树苗叶子不知落了几茬,又抽枝发芽了几次。只不过当初歪歪斜斜,不靠旁边木棍做支撑就随时要塌了,现在很高,到了秋天一片金色的海。

   人到了很大的年纪、发梦自然少了。睡不着的时候,听着屋外的雨声滴滴答答坐到天亮,也不用开灯,就着熹微的天光看看富士樱的花骨朵。

    做纪录片的记者要采访他,被他婉拒了:人上了岁数便变的羞于上电视。这是大野当年对着电视讲的,他当年不明白,现在倒是理解了。讲这句话的人前些阵子去世了、与好多家报纸头版报道的风光不同。葬礼很洒脱、一半洒进海洋一半埋在京都归于废墟的剧场附近土地上。他去扫的时候还看见那片土地上冒出了零星几朵野花,二宫老头自他死后迷上了钓鱼,他晕船、学不得蓑翁的情趣,只能在家门边上的小池塘边垂钓,偶尔给他带条战利品小鱼放在碑前的盘子里,路边垂涎的野猫被沙哑了的小尖嗓吓跑,傍晚偷偷跑来吃。

    最后剩下干干净净的鱼骨头,在碑上大野的面包脸随着夕阳的光影变化看起来很有几分悲愤。

他看的时候总会想起一句话:“  人生就像一场海上旅行,等到死了,我们就都到对岸去了。”

    他走的那天天气很好,他已经很老很老了,阳光倾泻,家人进门的时候已经走了。一旁盆栽开的绚丽,今年推的格外晚的花期一夜间都绽放开来,融融安静待在一边,粉色的花瓣带着肃杀的感觉,像有灵气般。


    忽的有鸦雀飞过,喳一声劈开寂静——


    一步之遥。



· 飓风过境


    像投币,不偏不倚投中到寺院供奉香火前那个石龟脑袋上就能交到来年最好的运气。像抽到好运饼干里的上等纸签,将它埋在办公桌前绿油油的那盆多肉植物下面就能升职加薪。像城市被飓风扫荡过境时,在被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的玻璃窗前接吻的恋人就能永远在一起。像在凌晨机场空荡荡的候机厅,举着一杯热乎乎的豆浆和便利店里的牡丹饼就可以使生自己气的恋人面孔多云转晴一样。

这些无论或好或坏,都贯穿着他的成长与爱情。

而他遇见最好的、怕就是樱井翔了。


“你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他的?”

“那天我看到一棵伸展着枝叶如同像是要与我拥抱的榕树,第一反应竟是想要与他分享,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我就知道,大事不好了。 


·告别之后


松本润原本对此颇有自信的。

然而直到他置身那段曾经之中,他和这个人又拥抱的亲密无间,像是他们之间的横亘的时光都失效了,他忽然发现十多年的成长一下子退回了原点。他能做的和多年前、和普通人都一样。

他唯一能做的,是失声痛哭。


……

门关上的声音之后房间内归于平静。松本润重合上眼睛。窗外有雨,雨水的气息透过没关紧的窗缝飘进来,像是群山环抱的湖,像是内陆里的海,像是阴沉的傍晚白亮的天光,像是被雨水浸润的泥土和鲜绿,像是午夜潮汐涌动的深蓝。

他想他们之间,所需要的或许不再仅仅是一个道谢。

道谢,道歉,道别。人的语言可以传达那么多的含义,到最后也不过是无意义的语词。唯一留存的是在这当下,他知晓他们之间的一部分什么,又水一般溶在空气里,溶进窗外的雨丝里。

他管这叫羁绊。


·26个字母


    跟番组上讲的不同,樱井翔有个twi号。

    事实上,他不怎么上它的、至少登陆频率跟那些高中生或者刚刚进入大学正处于百无聊赖的精神状态下的大学生是没有办法比较的。

   可他确实每日休息或者空闲的时候有登录的,他的头像是推荐中无意刷到的北极熊,画手画的比较抽象,很可爱的大熊,眼睛乌溜溜的。只有一点点瑕疵——画肩膀的时候大概是手抖了,一根格外的倾斜向下,虽然画了另一根线做了补救,可新加上去的线就像是北极熊的肩垫一般,没能发挥作用。  

   这点小小的毛病却叫樱井翔很满意,像是为他特别量身定做的一般。

   他其实还偷偷关注了一位叫MJ的账号、跟松本的称呼一样。

     MJ的账号头像是一个看起来凶巴巴的企鹅。但是企鹅这个主语太过于美好、衬的凶巴巴这个形容词都没有太大威慑力了。

 

     这总使他想到身边的那个MJ,浓眉大眼看着不好欺负,软乎乎的奶声一飙出来就露馅了,在花粉症频发的春季显的尤为和善。

     说到底,大概是松本润这个主语过于美好,浓眉、奶音、处女座等等不过是关于他的一个小小注解。



·  先生与我


樱井君,我想你的生活要越来越忙碌,以一个成年人应有的样子。你要记住的面孔越来越多。

你要去的地方越来越多。你要得体微笑的时候越来越多。总有工作、时间、地点和种种的限制,将你与爱和爱过的人隔阂开来。

这时我希望你开始学习不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去想念,好教自己的想念看起来真诚些。


急性子的你,也需要走上很多年,才能讲出“我大概是爱你的”。那个时候你已经学会等待。

学会等待的你,还需要走上很多年,才能讲出“我大概是喜欢过你的”。那个时候你已经老了。


·  遗忘纪实


樱井翔第一次被夸记性好还是在国文课上,别人要抓耳挠腮半天的冗长课文他一节课就能背得流利。那时候松本润一看到课本就想打瞌睡——要么看些内容和台词都挺幼稚的漫画,末了还颇难过地告诉他,翔くん你知道吗,鱼的记忆只有七秒。

他那时候还远不是面面俱到的超级偶像,只是个带点傲气和稚气的少年。三十岁的樱井翔回想了一会儿才堪堪察觉到,他不仅记住了七秒的数字,还记得了他当时是怎么安慰沮丧的松本润:


“那它们很幸福啊,因为跟朋友吵了架七秒钟后就和好了嘛。”






评论(44)
热度(99)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