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你听见来自远方的呐喊(abo)

·少量abo警告

·一个短打,最近看到喜欢的太太产粮实在太开心啦(后知后觉

·以上,食用愉快


你听见了来自远方的呐喊(ABO


0.


你听见了我声嘶力竭的呐喊,可你却依旧鸦雀无声。


1.


樱井跟女友约的是午后两点。

女友是世家的omega,跟他自小相识,转换关系做情侣也有了两三年。


他打算向她求婚。


午后两点的阳光很灿烂,他的心情意外的并不紧张。或许他已经过了紧张的阶段,他与对方的这段关系成熟、融洽、理性。

“但这并不能称之为爱情。”

樱井的心里有个声音在自我辩驳着。


他懒洋洋的点好咖啡喝着,身子陷在布艺的沙发里,一个瞬间、他忽然怔住了,肩背放松的线条绷了起来,像条很久没拉开的弓弦——


阳光下空气里充斥着悠悠扬扬的细碎光尘,他看见了对面街上穿着藏蓝风衣的好看青年。

他看见了松本。



-1.


“他看见松本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从有着长长睫毛的眼睛里流了下来。

松本哭的很狼狈,鼻头红的像冬日挂着冰碴的番茄,他很久没见过松本哭了。

松本哽咽着,眼圈肿着,

但松本很快的撒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


他和松本相遇在小学的教室门口,

松本像一个小动物一样,类似于某种小小的节肢昆虫。

而松本不一样,松本和他们都不一样,这早在他们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的性征发育之前。彼时一群未来的alpha、omega、beta还勾肩搭背,下课不回家的在街上喝着冰镇的汽水,在浸着汗味烟味的网吧里打游戏。

松本和别的友人并没有什么不同。


情感的变质是在心意都朦胧的初中。那时候他们腺体还没有彻底长好、只有隐隐约约的味道。

樱井可以闻见各种花的香气、驳杂在中间的是一股青涩的桃子味。

而松本是桃子味的,跟他华丽的面貌不一样——敏感、稚拙却勾人的桃子味。

樱井还记得第一次嗅到这个味道时他的心蹦蹬一下,不受控制的,噗通噗通。樱井并不是会一见钟情的人,他在情感世界的理智自小便可以窥视一二。可他喜欢松本,喜欢松本簇簇的睫毛、喜欢他全心全意的看着自己的眼神,

松本是特别的。

他们很快厮混在了一起,其实变化不大,只不过樱井手流连的位置由肩部换到了腰间。


“那时他们尚年轻,并不知情感意味着什么,任何多余的犹豫、怀疑都可能摧毁这棵无坚不摧却又极为脆弱的幼苗。”

他是他的omega,除去最开始的吸引力,还剩下些什么。

他们约好的在松本成年的时候做标记。


那天夜里凉凉的,连路灯都染上暧昧的颜色。

他手忙脚乱、心如擂鼓。

可他最终没有标记松本。

他看见松本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

哭的很狼狈,鼻头红的像冬日挂着冰碴的番茄,他很久没见过松本哭了。

松本哭常常是在他们最亲密的时候,绞紧、火热、低吟,还有因为快感生理性的泪水。

他哽咽着,嘴里喃喃着。


生活总会有一段很不顺心的时间,于是某天忽然有一些小的意外,就忽然哭了起来。崩落、坍塌,带着青春不可阻挡的海啸经过。

在第二天早上松本提出了分手。


松本离开的房间很安静,似乎从来没有如此安静过。

樱井透过宾馆淋雨间的镜子打量着自己,他的胃像是被抓住了一样缩了起来,咸腥的血液从鼻腔里流了出来,滴在白色的瓷壁上像腐朽的大丽花。

他觉得自己情感的某一部分已经枯萎,

他知道自己有些地方在死去。总有人会老去,妈妈的妈妈会老去,妈妈也会老去,有一天,他也会老去,混沌、顽固、守旧、自负。

樱井不知道,事实上,年轻的男人总想着为了心里那份伟大的爱情去死,有些人没有,是因为没有遇见过那样好的人,樱井有过、他有过这样好的伴侣。

可他把松本弄丢了。


咖啡已经凉了,杯壁留下了难看的黄棕色咖啡渍。



2.


他看见松本很耐心的在对面挂着绿色人鱼壁灯的咖啡店门口等着,

他看见那人很熟稔的搭上了松本的肩,

他看见那人似乎是很高兴的样子、没认错的话应该是最近大火的模特,他这么不关心娱乐的人都经常在杂志上见到。模特先生滔滔不绝的对着松本,跟一线牌子上的冷峻面容截然不同。

他看见松本眉眼弯弯,手腕上的星星银镯闪闪,唇色浅淡,他甚至能想到了松本唇边的那颗痣,那时他总是吮了又吮。

他看着松本走远。



-5.


他听见了松本在远处的呐喊,撕心裂肺。


“他看见松本哭了,大滴大滴的眼泪流了下来。

哭的很狼狈,鼻头红的像冬日挂着冰碴的番茄,他已经很久没见过松本哭了。

他的哽咽着,眼圈肿着。

但是松本很快的撒开了他的手,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松本没有走远,在最后的时刻他紧紧的拉住松本的手。



3.


咖啡冷透了,樱井眨眨眼,从内衬口袋里取出小小的盒子,对着身边打扮优雅的对象敞开。

他的耳边一片轰鸣,他能看见眼前的女性omega因惊喜而不断开合的鲜红的嘴,嗅到了身边咖啡的带着涩味的香气,感到手心里湿浸浸的汗。


樱井在那片耳鸣里辨别出一声呐喊……

那声呐喊来自于他的身体。


0.


你听见了我在远处声嘶力竭的呐喊,可你却依旧鸦雀无声。



p.s.灵感来源于一篇很早的索香文。

     想你们了。


评论(18)
热度(315)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