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大宫/SK】埋于唇齿

  • 最开始我只是单纯的想写个打啵

  • 以上,食用愉快

---------------------------------------------------------


埋于唇齿


     二宫和也有个秘密。

     他跟大野智接过很多次吻。


      事实上,岚的门把之间在公开场合也笑闹接过很多次吻。像相叶雅纪和樱井翔在VS岚上模仿鸵鸟俱乐部梗的接吻,还是相叶在007上爆料的和松本润喝得醉醺醺的亲吻,更无论二宫和大野智在演唱会上胡闹的限定组合。林林总总好多次,当事人都不一定能记得,只能随着时光一起泛黄,算不得数。

      有时,二宫会模糊的想:他和大野智第一次接吻是什么时候。他年轻的时候很少放任自己陷入回忆之中,随着年龄的增长,却觉得偶尔这样倒也不坏。


      彼时大概也是现在这样的寒冬,街上的行人很少,冷冷清清,烤肉店里却像两个世界一样热热闹闹。他们当时还没有那么火,大街小巷都有人认识,在一次录制结束之后勾肩搭背的去吃烤肉。正是最好的年纪,叫了几扎啤酒,新鲜的五花,鸡肉,牛舌,内脏,在烤盘上泛着油花滋滋的响,空盘在旁边摞的越来越高。相叶正往烤盘上忙不迭地添肉,松本认真的用铁夹给烤肉和蔬菜翻个个儿,豆腐要早点翻,鸡葱串晚些。他瞪着眼睛,腮帮不自觉的鼓着,像解决什么难题般一边与相叶配合默契,一边给对面的樱井翔夹烤的刚刚好的肉。二宫懒得吐槽他,他在节目上受了凉,一身寒气,现在还没有缓过来,手指和脚冰凉。

      大野智坐在二宫旁边,他吃的不多,也不讲话,正发呆一样地用筷子尖头给豆腐分尸。二宫喝了口麦茶,换了个坐姿,把脚心更紧地贴向暖榻,他冰凉的手指在桌子底下漫不经心的打着节拍。指尖忽然被人轻柔地抓着,热乎乎的,继而覆盖了整个手。二宫猛得回头,身边的人面上并无什么反应,碟子里豆腐已经被整整齐齐的分成了几个小块,焦黄的酥皮裹着白嫩的豆腐,油汪汪的立在酱料上……二宫的手指僵着不动,任由大野智的手包裹着他的右手,指尖所传递的温度通过神经末梢鲜明的传递过来。大野智有一双很好看的手,骨节分明,手指修长,明明是一起接受的惩罚,大野智的手却回暖的很快。他闷闷的,也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只是抓着手,安安静静地坐着当空气,就像平常一样。

    二宫和也被抓着手,看着面前的玻璃杯,啤酒上的泡沫随着时间渐渐消失,剩下的气泡在泛金黄的液体中慢慢的,呻吟着向上。

     就像他此时的心情一样。


   “呲啦——”一声响,烤盘上的油烟骤然增多,对面相叶手忙脚乱的将掉落的铁夹从烤盘上拿走,松本怕他被烫着,戳着吃饱了正懒洋洋倚着的樱井翔叫他递湿毛巾,一片忙乱中没人注意俩人桌底下胶着的手。


   “像是在偷情。”

   二宫和也想着,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惊到笑了笑。

   他的手却不知道是因为大野智的手真的很热还是因为害羞而真的暖和了起来。


     这次烤肉的最终结局是以相叶被烫的起小泡的手,松本被溅上酱汁的内衬,处女座不满的用奶音小声的嘟囔着很难洗云云,以及樱井翔满意的干掉果盘里最后的橙子收尾的。他们走出烤肉店时天色已经黑了,零星的飘着雪花,周围一片寂静。

     松本和樱井先走了,他当时还很粘樱井,恨不得一整天都在一起。相叶氏迷茫的抓着他刚借的厚厚的JUMP,“小和你真的不坐地铁走吗?” 踏上了回了料理店的路。

     雪继续飘飘乎乎的落下,在明亮的街灯下衬的轨迹分明。二宫和也和大野智在led的广告牌下站着,二宫平时很爱闹他,这次却不吱声,他垂着眼,把手紧紧插在上衣兜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忽然一沉,大野智暖和的手指触碰到了他的睫毛: 

“ 粘着雪了。”他平淡的解释。

     二宫在视线模糊里看着他上下开合的唇瓣,心下一动,缓缓地把嘴贴了上去, 触感柔软,没有少女漫画里bu-ling bu-ling的场景,他只能感受到对方浅浅的呼吸和自己的砰砰有力的心跳声。大野智并没有拒绝,他的手指停留在二宫的颤动的眼睫上,慢慢地遮住了他的全部视线,他轻柔地回吻了他。

     黑暗中感官被无限的放大,身边人的呼吸声渐渐粗重,一点一点的含着他的唇瓣,清清浅浅的吮吸声都足以叫青涩的人面红耳赤。

   二宫和也想到了童年小卖部草莓味的棉花糖,含在嘴尖的龙爪槐叶子,他想到了涩的沙粒,柔的花瓣,深深的,暗夜下的海……


     ……

     室内充足的热气碰到了寒冷的玻璃结成了一片水汽,水滴顺着光滑的壁面歪歪扭扭的流下来。恍了个神,花洒式的水壶朝着松本新送给他的盆栽里倒多了水,松树盛在泥胚器里泱泱的像孤岛。他急急忙忙的抽了两张纸放进去吸水,凝神盯着干燥的纸面以极快的速度吸水塌下来,想着:除却少年时翻滚的情怀,平心而论,其实这应该算是一个烤肉味的吻吧。

     现在已经三十多岁的二宫和也眨眨眼。

      现在当年烤肉店依旧开着,只不过老板换了一个人,特色由烤鸡葱卷变成了鱼籽包 ;和相叶追的JUMP依旧在出刊,从当年的期数到现在又在他很宽的白色书架上排了满满四列,期间被腰斩的作品不计其数,彼时火影还连载着鸣人喜欢着小樱,佐助那时刚刚叛逃,现在火影完结鸣人娶了雏田,佐助兜兜转转了一圈还是回了木叶 ;他们当时录制的节目几经改版最终寿终正寝光辉拜拜;松本润和樱井翔经历跨越了年少时黏黏糊糊到无话可说再到如今和谐相处,偶尔一起看个演唱会的漫长时间跨度;那么,他和大野智呢?


    明明昨天在录节目的时候刚见过他。

   不讲这些年几次变化的肤色,在番组上自称的娃娃脸也有了明显的抬头纹,被二宫嘲笑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大叔习性。脾气依旧很好,喜欢安静,却乐意跟他在任何时间不分场地的讲小话,喜欢吃的由巧克力牛角包变成了肉桂卷,兴趣加了一项遥控车,钓鱼进阶成了狂热爱好,他们的大宫组合也从构思实践到现在很久不开了。


    二宫把腰直了起来,把吸满水的纸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里,走向了沙发。这几年他腰不好,弯久了总会不舒服。电视屏幕上的游戏已经加载好了很久,他拿起手柄开始玩了起来。

   

     终究也有很多东西没有产生很大的变化,像二宫每天经过的道路的十几年如一日般苍翠的老树,像他们五个人始终安定的团体关系,像清晨的阳光投在地板上的光斑,

   像他对大野智的心思。


   二宫和也有个秘密,

   他和大野智之间的情感,终将埋于唇齿,掩于岁月。


评论(23)
热度(120)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