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漫长的告别

· 含 喜闻乐见的樱花梗,他们最近这么甜,我不好意思不来一发。

· 以上,食用愉快。



漫长的告别


“我站在那里等你,多少个日夜都过去了,当我平静的劝慰自己合上那一扇门的时候,你终于还是风尘仆仆的来。”

                                                                                                         ——《韶光岛屿》


2016.8.7  4 am  东京  一场雨


      松本润从睡梦中醒来,他摘下眼罩,放空似的瞪着天花板了一会儿,慢吞吞地坐起来。闹钟在离他双手较远的地方,松本润有起床气,这是在他的第三个闹钟非正常情况下提前离职之后樱井翔执意这样放的。明明之前也不是这样,大概是在睡觉时身边偶尔存在另一个人之后,他年少时期的毛病就又渐渐地旧态重发了起来。


     天色熹微,他不太好的视力也可以眯下眼借着微亮的天光和时钟上数字泛的红光大概看出是现在的时间:凌晨四点半。他从大脑中翻找着国中时期地理课学的知识,却遗憾的发现当年那点儿可怜的知识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扔到了哪个角落,只好求助于雅虎,从手机界面散出的光线映的他脸白晃晃的——

    时差是大概12个小时,从东京到里约。

    电话那头接起来的很快,男人的声音从大洋彼岸传来有着轻微的失真。


    大概是忙碌,嗓子的沙哑隔了这么远都能听得出,却依旧很好听,松本润听见对方低低的轻笑着:


  “怎么了,松本桑,这么早就起来了?”


——————————————————-


2010.11.20  8 am  东京 雾


1.

     松本润提着一大杯清肺的梨汤到乐屋的时候还早,只有相叶斜斜的靠在他的专座在看新的JUMP,大概是看到了关键的情节,连他进来都没有注意到,认真盯着黑白的内页,明明已经成年了这么久,却依旧可以轻易地进入情节。


     松本记得他们前些日子录制的节目里女嘉宾发表对他的看法,提及他经常在片场看JUMP的习惯。

     事实上,在岚里看JUMP的三人中,除却二宫的好记性和相叶的热情,他大概是最不能记得住情节的,他工作忙,又对自己苛刻的厉害,留给他看书的时间少得可怜。明明是周刊,却常常忘了故事的发展。更多的时候,这些有些显得老套的少年漫画故事已经很少能激的起他情绪的波澜了,随着他的年龄马不停蹄的逐渐奔向三十岁,那点儿残存的热血更是消磨的可怜。一直坚持下来的理由,不过是他性格里带着的执拗在作祟罢了。



     像是他坚持在睡觉前对自己说声晚安、坚持早上醒来喝杯温水、坚持把枕芯在阳光明媚的午后晾放在阳台、坚持给金鱼换水的时候留些老水,再比如坚持把羊毛的开衫团下袖子再放入衣柜,这是樱井翔当年给他做过的,到现在他也无师自通地学会了。

     

        他把带的大保温杯子拧开,梨汤氤氲的向上冒着白气。他们最近开着蛋巡,嗓子劳损的厉害,特别是对抽烟的大野、樱井和自己。他前些阵子尝试着带过汉方茶,得到的反响平平,换了甜味的梨汤之后好了很多,虽然功效差了些,但总聊胜于无。


       垂下眼,把梨汤倒进各自的杯子里,很快乐屋便充满了梨汤的甜腻味道。


       相叶氏抽了抽鼻子,大概是嗅到了气味反应过来了,挣扎着起身要拿自己的杯子。松本润忙把杯子递给他。相叶雅纪最近大概忙碌的过了,常常连早饭都不吃就跑了过来。他平日里在不录节目的时候很安静,这次更是开启了省电模式冲他低声到了声谢,便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


      松本润有坚持吃早饭的好习惯,这是他十多岁的时养成的。


      那时他们出道不久,十几岁的年龄好像有无穷尽的精力。他经常不吃早饭,樱井翔正在备考大学,两地来回着跑,忙得顾不得他。松本润肠胃弱,不正常的作息和饮食习惯最终使他在一次淋了雨之后进了病房。樱井翔穿着黑色的大衣,全身粘着水汽,拎着把伞来看他。他当时天不怕地不怕,只有樱井翔能管住他。他至今还记得樱井翔瞪着眼睛嘴角一耷的模样,吓得当时的松本润吱吱哇哇的,也不顾自己是个病号了,发誓今后一定好好吃早饭。


    看,他又提到樱井翔了,


    松本润想,他和樱井翔之间大概是一场漫长的告别,其间经历了数年也未曾全部割断。事实上也从未像他偶尔刷推时见有些饭想的那样曾有过真真互不理睬的时期。岚有演唱会、有综艺、有很多很多交集的时刻,即使不聊私事,他们还有那么多的工作要谈。


    他们之间的羁绊千丝万缕,像他对樱井翔那一点一点的喜欢一样,它由岁月沉淀,扎根在心底,枝繁叶茂,若是刻意分离,必是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只能放任自己身处这份漫长的告别的处境中。


2.

     之于再年轻一点的松本润而言,漫长的告别其实有时候只意味着一个暑假不能和朋友见面、家门口自动售货机里不再出现他喜欢喝的牌子的草莓牛奶、心爱的常在放学后五点播出动画制作到第三季停播了。他那时候还小,对于这种事情的概念模糊的很。


     他第一次意识到的时候已经进了杰尼斯,成了jr. 。

    

     有次他拽着樱井翔去他家做客,快到时见家门口的杂货铺穿着黑色丧服的店主儿女在来来回回。小小的松本润第一次意识到了他可能再也见不到那个总是在他经过的时候往他手上塞颗糖或者面包超人卡片的老爷爷了。他把头埋在比他早熟多了的樱井翔颈窝里嚎啕大哭,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第一次知道,这世上,能出之于口的伤心,都不是真的伤心。


     樱井翔不吱声的把怀抱里的他搂紧了些。


     松本润小的时候总想成为他的翔くん一样的人,好像什么样的困难在他面前都能迎刃而解,再大的挑战出现他都能解决得很好。他后来长大了才发现他也是能处理的很好的。人是活在责任里的,你不动,有人推着你走,这一过程不需要问他开心不开心,他想不想要。


    况且,脱离了光环意外有苦手地方的樱井翔好像更让他喜欢。

  

  3.


      松本润家里有个抽屉,里面放着樱井翔制服袖口上的纽扣和当年使用的通讯器,花花绿绿的电影光盘。纽扣质地良好、通讯器早就没了电,他搬家的时候想要丢掉,却又鬼使神差的留下来。松本润有时会讨厌自身优柔寡断的性格,他新家里仍然保存着樱井翔的气息,纵使樱井翔几乎没有来过。

    他带的各式各样的礼物被很好保存在很多角落里,松本润看过大野智和二宫和也的私下平和的相处状态,他偶尔会羡慕二宫处理情感的理性,他自身热烈的情感好像这么多年将他和对方都置于一个狼狈的状态。


      很多人都讲现在的樱井翔是温润的,换个时下流行的称呼叫草食性男子。

      其实对松本润而言,樱井翔依旧是当年那个染着黄毛打着脐环的青年,只不过随着年龄的增长,愈发内敛了起来。他的侵略性依旧在,不过转成了以更温和的、更不动声色的方式。时间荏苒,这么多年过去了,松本润关于樱井翔的情感一点一点沉积在记忆之上,一笔一画清晰的惊人……


     从碟片中抽出了一张来看,是宫崎骏的《岁月童话》,很平淡的叙事,和电影清爽的色调一样,悠扬的配乐。


     与外表不同,

     松本润爱哭,有时他看纪录片都能掉下眼泪,

     在电影放映结束的一片黑暗中接近而立的他哭的稀里哗啦。


2010.12.03   3 pm 东京   小雪


4.


     松本润那天录制了秘密岚落水的特别企划,VTR里摘取的是他们五个人接受采访时的回答,截取的是他07年时关于love like的发言,他难得不加掩饰表达了想法,全场气氛很好,观众席的尖叫声像是要掀翻录音棚的棚顶,一片喧哗和掌声中他没有来得及侧头看樱井翔的表情……     


     当天晚上他难得的做了梦,梦见了他十几岁的暑假,那时他和樱井翔恨不得整日都黏在一起。


     那时他还没有矫正牙齿,说话黏黏糊糊的。樱井翔总是很耐心的倾听他那些不知所云的发言,帮他把不会的题目思路理清。那样青涩又大胆的时光,答错了就会在额头上留一个爆栗,做对了就会赏一个腻歪歪的亲吻,然后最终结果往往会发展的作业再也写不下去,只专注于唇齿。


     带着酷热的暑气,聒噪的蝉鸣和凉丝丝的波子汽水气息。


     向lofter白莲花势力低头


      松本润想,他大概快要扛不住这漫长的分别了。

      他需要和樱井翔来一场认真的交谈了。


5.

       他和樱井翔这场交谈最终是在樱井翔晚间录制完zero后,男人和staff一同从录音棚中走出来的时候见到在外面等着的他明显怔了一下,交代完明天的工作和松本润一同上了自己的保姆车。松本和经纪人交代过了,马内甲桑见到他们走来就拉开了车门顺势走了出去,在不远处等着。


      他和樱井翔上了车,樱井翔下意识的摸了下口袋。他近来抽烟抽的厉害,却在松本润面前坚持不抽,这是他年轻时的习惯,纵使松本润也早开始抽了烟,这习惯也一直伴着他,延续至今。

     

       樱井翔的手指尴尬的停滞在半空,松本润看着他,男人的脸最近因为上剧消瘦的厉害,忽然就明白了,樱井翔原来和他一样,都困在这场漫长的告别里,不能动。


6.

      谈话的结果是他们开始了正常的私下往来,偶尔出去吃饭,他们的朋友圈并不重合,这样倒也轻松成不了负担。


      松本润开始习惯了和樱井翔私下的交流,他也开始能在番组外和樱井翔开些无伤大雅的小玩笑了。

      他和樱井翔曾在东京深夜的街道行走,晚风很舒服,松本润能感觉到他周身萦绕的快活气氛,樱井翔很爱大笑,但常常他最开心的时候却只会微微一笑。

      松本润掩盖在口罩下的脸渐渐红了,他像个小小的贼一样贪婪的看着樱井翔私下的举动,他缺席了这么多年,却依然熟悉的要命。


     节日的气氛很浓,周围没人留意他们,他看着烟花在樱井翔的手中燃尽,樱井翔的手指很长,却意外的很笨拙……     


    他的视线在灿烂的火花中模糊了。


7.


      什么时候开始悄悄变质的呢?


      有一次在乐屋里樱井翔把他借给他健身的外套用纸袋还给他,外套已经洗过了,散发着好闻的洗涤剂味道,樱井翔在这种小事上意外是个长情的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常使用的,依然是当年的那款。


     松本润很自然的接过来的时看见在沙发上的二宫和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手中的PSP,直勾勾地看着他。

     看的松本润手心发烫,他才慢条斯里地捣捣身边正在补觉的大野智的屁股,后者在睡梦中发出嘟嘟囔囔的声音,却条件反射似的挪了挪屁股,在长沙发的角落缩成一团,二宫心安理得的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姿势,继续进行他的通关。


     糟糕。

     松本润的心呻吟着颤动了一下。

     但他干巴巴的张口,却完全不知道应该解释些什么。



2014.9.28  11 pm   夏威夷 -东京 


8.

     

      松本润和樱井翔时隔多年的接吻发生在两万多英尺的高空。


      那是从夏威夷飞回来的深夜航班,松本润很疲倦,全身的肌肉都在向他发出抗议,他差不多是在飞机开始平稳飞行的一瞬间就开始了浅眠。


     他是被身边人的动作给带醒的:樱井翔在轻轻将他身上滑落的毛毯重新裹好,机舱里只有壁灯亮着的,周围只有相叶因为感冒而发出的轻微鼾声, 他几乎要为樱井翔动作里透漏出的小心翼翼而感到心酸了。


    发泡似的酸胀溢满了他的心里,莫名的冲动涌了上来。


     松本润猛的睁开了眼睛。

    “醒了?” 樱井翔把搭在他肩上的手收了回去。

    “翔くん” 松本润小声的嘟囔了一声,樱井翔大概是没有听清,脸贴近了一点。


     再次屈服



2016.05.02   2 pm  东京  晴朗


9.


    他们之间漫长的告别结束在东京一个阳光很好的下午。


    松本润难得的休息日,门铃响了,他睡眼稀松的去开门,迎面而来的是一盆盛开的樱花。

他明显被唬了一下,怔愣的看着盆栽后面的樱井翔。


     樱井翔的眼睛亮晶晶的瞅着他,一如好多年前,

    阳光透过窗户洒在他身上,给他镀了层好看的金色。


   高级公寓的楼道一片寂静,松本润好像听见了他高中暑假聒噪的蝉鸣。风,带着暑意和波子汽水的气味从他们之间穿过,将他还没有说出口的话语吹散。


   又从好久好久之前的樱井翔见他的那个下午聚拢回来。


    ……

  “  那像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时光终于翻过篱笆墙,曾经多少个辗转反侧不能入睡的寒冷冬夜,在这样的午后的阳光前都瞬间瓦解。


   我站在那里等你,多少个日夜都过去了,当我平静的劝慰自己合上那一扇门的时候,你终于还是风尘仆仆的来。”


    没有那么激烈的动作,复杂的过程,戏剧的言语。仅仅因为对方是樱井翔,也只有是樱井翔。

    他的心里暖意融融,像开在破裂冰层上的摇曳的花。

    松本润想:他和樱井翔之间漫长的告别终于还是结束了。


   

评论(23)
热度(365)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