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眠于故梦

· 拟现实向,写着离奇哭了

· 含赤贝、蒙布朗梗(算么

· 以上,食用愉快。



眠于故梦



我无法控制自身对你的难以忘怀,可是我关于你的一切已经没有了期待。

                                                                                                         ——《One Day》


1.


    樱井翔结束录制时已经十点半。

    开始时给他的台本不太对。

    新来的AD是个刚毕业的年轻人,此时正慌乱的给他道歉。樱井翔笑着摆摆手,轻声说了句没关系,他离开时甚至鼓励似的拍了拍年轻AD的肩膀。


    然后他在厕所的隔间就听见了那个年轻人对同行的人兴高采烈地讲樱井桑多么温柔之类的云云。

    樱井翔把手里的烟摁灭,微微的笑了笑。


    大部分真正叫人觉得懊恼的错误都是自己缔造的。

    所以他很少苛待周围的人,说是体贴大度也好,圆滑世故也罢,他都不大在意。

    他只对自己要求很高而已。和松本润众所周知,严待工作人员更严以律己的克己不同,樱井翔的执着严格体现在他密密麻麻的、罗列丰富的日程表上,蕴藏在他面对采访时审慎的点头和滴水不漏的发言上。


     樱井翔早就习惯了现在这种高强度的生活工作状态。

     他再年轻一点的时候也忙的像陀螺一样转,兜兜转转这么多年,现在依旧一样。只不过他早就把黄毛染回了黑色,把脐环摘了下来,乞丐装式的打扮换成了高级西装成衣。

    这层温润的外壳套在樱井翔身上,他年轻时的意气骄傲依旧存在,不过换了更平和的演绎方式,只能在私下里的越发沉默和最近香水也遮不住的烟草味里窥见少许。



      况且他对现在的生活方式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的。

      现在的生活方式不能使樱井翔很期待,

      但它使樱井翔感到安全。



2.

深夜11点


      他在便利店里买了点赤贝和啤酒,赤贝已经不新鲜了,保鲜包装外边层层粘贴了两三个折扣的标签。樱井翔对于这个倒是没有什么不爽,岚里面他大概是最不在意这些日常琐碎的,除了二宫和大野,这两个不在讨论范围内。

      但他偶尔会怀念当年松本润给他做的热腾腾的蛋包饭。

      处女座的天分在切丁方面展现的淋漓尽致,他去帮忙总会被推出厨房,年轻的松本润当时总是笑称他的翔くん像企鹅,溜肩还手笨。


      嗯,樱井翔和松本润是对儿早就分手的旧情侣。


     前些阵子樱井翔和同事吃晚饭,去了那个年前高木雄也在MS上提到的很时尚的餐厅。带着莫名的心思与冲动,樱井翔把蒙布朗打包了一份。

     回家后,他吃了两口就放下了。太甜腻了,鼾的樱井翔赶快塞了点儿水。


     巧克力皮的蒙布朗在瓷盘里孤零零的立着,再也没人碰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樱井翔沮丧地发现,连松本润的味觉对自己来讲都已经陌生了。


 

3.


     吃过赤贝已经晚上12点了。

     樱井翔踏进了浴室放好的热水中。

     薄荷味儿的起泡剂勾的樱井翔想到早上录制前的时候,看到松本润正很认真的读着清凉油的使用说明。松本润这两天大概是肝火旺盛,耳朵后面鼓起了一个小红包。


    乐屋里没人,樱井翔走上前把清凉油的盖子拧开,用中指沾了一点透明的膏体。


   他的手指触摸着松本润温热的脖颈,松本润侧着脸,已经三十多岁的男人意外很乖巧安静的样子。

   樱井翔只能瞥见他颤动的睫毛、听见他清浅的呼吸。

    连周围浮动的空气都带着些许缱绻。


   像回到当年的好时光一样。



   “pu—” 水泡发出些许声响。

   现在的樱井翔把埋在水里的身子埋的更深了些。


   他还记得他们分手的那个晚上,东京深夜惨白的灯光,和夹杂着雨丝的风。

   转眼间他和松本润都不再是能负担的起的年龄了。



4.

 

     从浴室出来是凌晨1点。推送的天气预报有橙色预警,樱井翔把卧室的窗户关上,把头发吹干了。松松垮垮的穿着浴袍坐在床上,开始整理邮件。


       樱井翔动作很快,整理到他在里约的照片时他的手停顿了一下。照片上的他眉目开朗,在里约的骄阳下和奥运会的吉祥物拥肩开怀的大笑。

      事实上,樱井翔有很多岚的私货,大部分的摄影师是他自己。在他的手机里、在他的相机中,最后常常被妥帖的安放在笔记本不同名目的文件夹中。

    他把照片拖拽到最下面的文件夹中。

    那是关于他和松本润的。


    在他结束工作飞回东京的前一晚,他曾认真的端详照片下面的分享符号了很久,最终他把分享对象由松本润改为了岚之间常联系的群。

     明明只有松本润喜欢吉祥物,但他不知道怎么跟松本润单独讲。


     和樱井翔干练的精英外表不同,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他在有些情感表达上有多笨拙。但所幸当年他遇见的是一个比他更笨拙、容易害羞的松本润。


     樱井翔关掉电脑,蜷缩在被子里,开始睡觉了。

     


5.


    他睡的很熟,陷入了梦境。


     屈服lofter势力


      梦里他低沉的声音伴着青年的因他越来越快的动作而变得支离破碎的“ 翔くん ”。

      梦里青年紧紧的拥抱着他, 像是抱着他的整个世界。


     ………



6.

  凌晨5点


      樱井翔醒了,他没有管下. 身的黏腻,摸到床柜上的烟盒,从中抽了一根,点了起来。黑暗中泛着微微的火光。


    他近来常常会梦见过去,那些和年轻的松本润一起度过的时光。

    有时是补习功课,年轻的松本润苦哈哈地把对他而言晦涩难懂的英文句子背诵 ,他就在一边像老妈子一样看着 ; 有时是阅读时光,那么大的沙发,两个人偏偏要挤在一起。樱井翔看他的报纸和外文杂志,松本润看他问二宫借的JUMP。他看入迷了有时还会情绪激动的用脚丫蹬一下樱井翔 ,然后樱井翔会一脸无可奈何的把松本润的冰凉的脚丫捉住,抱在怀里暖一下; 有时是争吵,但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常常以松本润耷拉着头的腻腻歪歪撒娇说少喝酒或樱井翔把平日胡乱塞了的衣服一个个叠好再分类型归纳到衣柜里结束的。



     有时则是阳光很好的清晨,他小心翼翼喊有起床气的松本润起床。说来奇怪,明明他叫松本润起床的次数最多,松本润严重的起床气却从来没有对他发过。

     后来樱井翔才后知后觉的懂了:那个当年棱角尖锐的青年把满心的温柔、欢喜都给了年轻的自己。

    对此他只能回报同样激烈情感。

    以至于对于现在已经三十多岁的樱井翔在分手之后面对各式各样出色的男男女女时,他不是再没有过一瞬间的心动,但他知道他在不能有年轻时那么深情了。



7.

   

    究竟是时岁太长,还是爱的太浓,亦或拥着太多不真实的欲望。

    樱井翔不知道。

    樱井翔看过一部电影,扮演女主角的美国女演员这样对男主角讲:

    我无法控制自己对你的难以忘怀,可是我关于你的一切已经没有了期待。



    樱井翔不是没有期待,他只是不能了。

    松本润只能藏在现在的樱井翔那些最晦涩隐秘的旧梦里,在这样的深夜里拿出来温了又温。

    他眠于这样的故梦里。



    雨水从凌晨灰蒙蒙的空中降落了下来。

    大雨滂沱而至。                                                                                  



评论(28)
热度(343)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