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溯溯清欢

· 大概是一个温暖的故事。

· 来自love con 五子校服装的妄想执念,沉迷包子润无法自拔:)

· 以上,食用愉快。


溯溯清欢



    “ 倘若我们此生相遇,那便应是重逢。”


     松本润把削好皮的苹果放在盘子里,去卧室用脚踢踢还趴床上睡的男人的屁股。男人半睡半醒的告饶,“松本桑,再睡一会儿。”

    “不行,现在已经十一点了。”松本润板着脸,把厚厚的窗帷拉开,夏末的阳光争先恐后的涌进房间,明亮到室内的飞尘都清晰可见。


    “松本桑有没有做过歌手?就是偶像那种。”


     松本润严肃的看着床上用胳膊托着脑袋的樱井翔。跟松本润不一样,樱井翔是一个绝对的理性主义者,他很少发问这种不切实际的问题。可松本润努力的翻遍记忆的角落,除了跟同学在ktv干嚎过以外,他其他唱歌的时间少的一把手都能数得过来。

    “怎么了?”他干巴巴的发问,紧接着目视所及变成了白花花的天花板,樱井翔把他拉到了床上。


     樱井翔最近在戒烟,身上的烟味已经若有若无,却因为此时距离过近,烟味又跑了出来。耳边是樱井翔早晨刚醒的低沉嗓音:

    “昨晚梦见松本桑是个偶像,在国立竞技场开演唱会。”

    “我也是,大野不做插画家了,也在台上唱歌。还有二宫和相叶。”

   “ 底下人群密集,乌压压的一片。”


    “……”


     樱井翔絮絮叨叨、模糊不清的讲着,很有催眠作用。听的松本润眼皮耷拉下来,他最近要截稿设计方案,忙的要死,整日不得闲。挂着纤长睫毛的眼皮挣扎似的眨巴了几下,便阖上了。

     松本润身上还挂着显得有点可笑的围裙,以一个极其别扭的陷入了睡眠,发出均匀的呼吸声。他不可能发现身边的男人曾以多温柔珍惜的目光的看着他。


     我梦见的你在那里接收过了国立竞技场般偌大的爱意,却依旧在闲暇时喜欢喝酒,像被寂寞缠绕。

     做偶像的松本润会对空无一人的屋子说我到家了,在黑暗里缩成一团睡觉,自己对自己讲晚安。

     梦境中的你已经而立,却喜欢奇奇怪怪的吉祥物,会在天气晴好的时候把被罩放到阳台晒晒,偶尔一边抽根烟,一边看看抽屉里的旧电影。在看盆栽时会不由自主的笑,像是在怀念着过去的好时光。


     ……

    那个世界的我和你关系莫名,好似分离,却又爱的清浅。


     这个认知叫处于梦中的他有点难过,却无能无力。

     这个世界的樱井翔只能蹑手蹑脚把窗帷再度拉上,把松本润身上的围裙扯下来,裹上被子,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1.


   松本润第一次见到他的樱井学长是在他刚上国中的时候。


   那是个来的不早不晚的春天,校园里樱花开的很好,满目都是粉色的浪潮,把年份很长的古朴校园建筑硬生生托出了少女漫画的浪漫气息。

   松本润站在自动售货机面前,呆呆的望着出货口:


   两分钟前买的草莓牛奶还没有落下来。

   他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么机智,知道敲一下机器,或者把按钮再按几下。所以他只是怔怔的看着,一边在苦恼他失去的100円。


   “是售货机又出现故障了吗?”

   耳边吹来潮湿的热气,带着粗重的喘息。身后少年的嗓音清亮。他约莫是刚刚结束社团活动,身上的足球球衣沓湿了一片,汗淋淋的站在早春微凉的风中。


    “我买的草莓牛奶出不来。”

    彼时的樱井翔身体也还没有现在这么僵硬,他灵活的把机器用手臂环住,提膝一顶。

    机器发出了呻吟,继而盒装的牛奶“ 哐!”的掉了下来。


   “ 哇 !”

   年轻的松本润瞪大了眼。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刚升入高中部很有名的樱井学长。


   ……

 

    樱井翔第一次见到松本润就觉得这小孩有点呆。站在自动售货机前不知道在发着什么愣。

   “像小虫子似的。”


    本着“自力更生不热心帮助”原则他在小孩儿身后站了两分钟,却残念的发现对方并没有接下来的举动。樱井翔刚从绿茵场下来,喉咙干渴地厉害,急需一瓶宝矿力。在嗓子快要冒烟时他只能笑眯眯的充当了一回热心的前辈的角色。

    当他把回过头把牛奶递给小孩儿的时候,才发现身后小孩儿以崇拜的眼光看着他。


    包子脸上眼睛亮晶晶的。



2.

    松本润再次见到樱井学长是在夏季生机勃勃的绿色之下,校门口的泡桐树不知在这里种了多少年,枝繁叶茂,风吹过时叶片婆娑起舞,像一片绿色的海。看着连暑气都好像消散了不少。


   松本润英文不好,他被金发碧眼的外国人拉住问路的时候只能比划着手,“there、yes”之类的词别别扭扭的讲。眼看就要迟到了,急的头上冒汗。

      

    他目睹着值日的学长提着记名的文件夹一步一步走了过来。

    有些溜肩的身影看着也很熟悉。


    那天值日的是樱井翔——帮他取出饮料的那个樱井学长。松本润涨的发粉的脸瞬间好了不少。

    樱井学长很轻松的指完路,拍拍松本润的头。叫他快一点进校门上课。


    樱井翔当时很清瘦,下颌线线条明晰,大眼弯弯的时候像乘了一汪莹莹的水,耳钉在旁边也亮闪闪的。

    松本润就直勾勾的瞅着他,平日里的扭捏害羞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这人真好啊!”小小的松本润思忖着。


    ……


    樱井翔那天是帮他的大野前辈做值日的。前辈大野智是一个传奇,他曾坚持钓鱼25个小时,以超然姿态碾压全县所有同龄人。这次失手是在乡下钓鱼时没注意补水,被夏日毒辣的阳光垂怜脱水中暑送进医院。

   于是周一值日的就成了樱井翔。


   现在的樱井翔对此一直心存侥幸,松本润小时候傻乎乎的、笑时没心没肺的,幸好他崇拜的是自己。否则按照他好骗又长情的性子不知道被人哄到哪里去了。



    那天值日的最后是樱井翔把小孩儿拉着手送回初中部教室的。


    他在把剩下迟到的学生记名之后,就把文件夹放到门卫走回教室。松本润也不吱声,只是沉默地跟在他后面尾随至高中部的教室。穿着初中部的衣服的身影在教室门口惹眼的很,在接受了同学好奇的洗礼之后,樱井翔只好硬着头皮牵起了小孩儿肉肉的手。


  小孩儿的手很暖,像小动物一样。


  后来他们就莫名熟了起来。

  松本润就像小尾巴一样,总是充满信任、亦步亦趋的跟在樱井翔身后。在放学的时候,樱井翔下课晚,总是能看见一个小小的身影背着像龟壳一样的书包,托着脑袋,在窗台看着他。


   就好像能跟随一生那么长一样。

 

   事实上,樱井翔很受周围欢迎,他家境好、成绩好、长得也好。平日虽一副不良的打扮,但也温和有礼。可樱井翔清楚明白自己是究竟是怎么样的,他生性带着些警惕淡漠,旁人很少进的了心中。只有松本润带着一腔不知道哪儿来的执着和韧劲,以很懵懂的姿态扎根在了他的生活中。


   而樱井翔默许了这样的存在。


   3.


       松本润发现他喜欢他的樱井学长是在已经升入中三的秋天。带着凉爽的感觉和成熟了的果子的香甜气息。叶子泛着金黄,在空中打着转儿飞舞煞是好看。


    校园门口开了家新的冷食店,店主是个年轻的比利时小伙子。人长得很帅,笑起来露出来一口白牙。店里推出的口味很多,在学生周围很受欢迎。


    松本润瞄上这家店很久了。

    但现在已经到了秋天,天气变凉,他肠胃弱,不适合吃。况且每次放学的经过的时候,比利时小伙总是很热情的挥手跟他打招呼,身边的樱井翔总会急匆匆地把冲着冷食店店长微笑的松本润拽走。


    松本润吃上心心念念的蛋筒冰淇凌是在他英语和数学双双及格之后,樱井翔总算特赦恩典般答应这次周末给他买个自选口味冰淇淋。樱井学长平日对小小的松本润什么事情都要参与一下,松本润笔袋选什么颜色的、有贪嘴吃什么零食没有、这次考试成绩如何林林总总,等松本润发现的时候樱井翔已经绝对的优势侵占了他的整个人生。


     尤其是在深夜补习数学的时候,每当松本润做不动习题想要看动画的时候,樱井翔也不吵,只消温温柔柔的对着他笑一笑,就叫松本润刚刚窜起的贼胆和怨气全都浇灭了。

     松本润对此常常敢怒不敢言,只能委委屈屈咬着笔头弱弱的叫声“ 翔くん”。

    

     这个现象叫松本润的弟控表哥二宫啧啧称奇,念念道:一物降一物。

     平素很聪明的二宫和也却没有细想过这两人心甘情愿被对方套住的原因。


     这是个很普通的周末早晨,校门口因为放假终于有了难得的寂静。

     樱井翔在冷食店对面的街道上站着,正不耐烦松本润买个冰淇淋怎么这么慢的时候,就看见小孩儿小心翼翼的捧着像小山一样高的冰淇淋出来了。

     樱井翔:“!”

 

     他就知道,冷食店的外国人对他家的松润不抱什么好心思,他明明就给了双球蛋筒的钱!


     松本润很高兴,比利时小伙对他很好,问他喜欢哪个口味的,说可以免费送他。现在的松本设计师优柔寡断的选择困难症在他小时候就能窥见端倪,最终结果是蛋筒上高高垒起了六个冰淇淋球:      


   茶色的是朗姆酒口味的、白色是牛奶味的、绿色是抹茶的、粉色是草莓的、淡黄色是杏仁的、深棕色是大野前辈推荐的巧克力口味的。冰淇淋山头还撒了闪闪的金粉,阳光下好看的紧。

    当松本润像献宝一样走到樱井翔身边的时候才发现。

    咦,他的翔くん怎么傻眼了呢?


     他们在无人的街道上分吃了冷食店老板的爱心冰淇淋。从最上面的巧克力口味开始,樱井翔吃着巧克力球的一侧,松本润舔着另一侧,两个毛茸茸的脑袋凑的很近。

     

      比利时人做巧克力口味的一切貌似都得心应手。冰淇淋球味道很浓郁,不太甜腻,甚至带着点微微的苦涩,冒着丝丝的白气,却叫人上瘾.......松本润抬眼就能看见樱井翔稍稍弓着身子,大眼睛垂着,漫不经心地舔着 ,却带着难言的色气。他的翔くん是这么好看的人。


     世界上很多情感的萌发或开窍往往只需要一个契机。

     松本润好像听见风的尖叫,他的耳朵尖可疑的红了起来。只好掩饰性的低着头,加快速度舔了起来。


     巧克力吃完是杏仁口味的,再之后是草莓的、牛奶和抹茶的,最后是朗姆酒口味的,像是在完成任务一样,满口都是寒气还依旧大口大口的咬着,接着不知道谁咬到谁的上唇,谁又吮到谁的下唇,最终结结实实的贴在了一起。


    还带着冰冰凉凉的触感,满口都是朗姆酒的成人味道,融在冰淇凌稚气的奶香之中。

    没有下一步,只是简简单单的贴在了一起,却在秋日高高的蓝天下叫人心下悸动。

     在那些还青涩的时光里,定格的静寂无声。


   ……


    那是他们第一次接吻,接下一切就很顺理成章了。


    樱井画伯会在留给松本润的笔记末尾上画一个模棱两可像猫又像狐狸的小动物,上面气泡里写的是加油和一个歪歪扭扭的小红心。虽然这样的排版每次都让处女座逼得要疯,可是松本润从来没有擦掉过。


     松本润的技能点不在数学上点在了织围巾上,严格又挑剔的松润编工织出来的围巾厚实又好看,上面甚至还带有花样,成功取代了樱井翔平日里围的老牌经典格纹围巾,一冬都舍不得取下来,为樱井有女朋友这一校园传说提供了可靠的素材。


     他们会在相叶氏家庭院的篱笆后面接一个长长的吻,篱笆边夹竹桃开得艳丽。松本润当时还没有长到后来樱井翔不愿意承认接受的那么高,一吻结束后樱井翔捧着包子脸睁眼就看见相叶家里养的两只白孔雀阴搓搓的瞪着小眼瞅着他。

    

    夜晚两个人会慢慢悠悠的在街上逛着,顺道抚摸一下吃的发撑的肚皮,彼此很有趣,漫无目的看看星星很有趣,远处传来的虫鸣与动物的吠叫也很有趣。


    松本润甚至在樱井翔高三毕业顺利的踏着一众痴女拿到了樱井学长第二颗纽扣,嗯,衬衣外套统统拿走。

    后来的樱井医生无聊的时候翻看过院里小护士珍藏的言情小说,里面有一句话:人的一生注定要遇见两个人,一个惊艳了时光,一个温柔了岁月。

   樱井医生对此嗤之以鼻又带着些得意,对他而言,松本润大概就是既惊艳岁月又温柔时光的存在。



4.


     他们和好是在松本润艺术大学毕业两年后的那个隆冬的一个早晨,地面上的积雪反射着冬日阳光,把世界衬的晶莹剔透。


     那时他们刚刚闹过冷战。

     冷战的结果是松本润提着旅行箱,夹着他的小松树盆栽敲响了插画家大野智的房门。

    大野智虽然对俗事都处于神游状态,但他会做很好吃的小面包,尖尖头热乎乎的巧克力面包在冬夜里提供给伤心的松本润很大的能量。

   是的,工作很成功的松润设计师失恋了。被他单方面分手的倒霉对象是出名的所谓黄金单身汉樱井医生。


    被单方面分手的理由是因为松本润觉得自己不够成熟。恋爱中的情侣总是这样,在褪去了初初恋时没头没脑的甜蜜,剩下的时间就是把对方的缺点或差异排排位置挨个数落一遍。

   起因不过是些不值一提的小事,把事情滚雪球般放大的是性格上的差异。


    松本润发现所谓冷战也像是他一个人在闹别扭,樱井翔只会在烦躁的不行的时候猛的抽根烟,却从不会跟松本润吵起来。最后结果只有松本润可笑的在坚持冷战,坚持不跟他的翔くん讲话,不跟他的翔くん系领带,樱井翔却像没事人一样每天依旧叫松本润起床,然后自己穿好西服洗脸刷牙上班。

    每当这个时候,松本润总会抱着心窝子在一旁咬牙切齿,却又无话可说。


   认识松本润的人都惊异于他的快速成长,像是竹子的拔节,仿佛一夜之间,昔日腼腆羞涩的少年消失了,留下的是一副工作狂魔外囊的松润大设计师。

   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面对樱井翔的时候,他依旧是那个半大的青年,冲动、笨拙,捧着一颗鲜活跳动的心。


    樱井翔反应的很快,在发现家里玄关里拖鞋少了一双,盆栽只剩下一盆樱花孤零零的在阳台上的时候,他就驱车到了大野智家。摁响了大野家马里奥通关的门铃。


   大野智忽视松本润的威胁恐吓毅然决然的开了门。


   樱井医生大概是刚刚下了手术台,眼睛泛红,周身看起来很疲惫,依旧是一副精英皮的打扮。提着一盒东京知名甜品店里卖的蒙布朗,把甜点递给大野智,半字不提接松本润回家。

   松润设计师又生气又有点害怕、夹杂点愧疚的情绪使得蒙布朗都喂进了大野智肚里。


   第二天是很好的萩饼点心。

   第三天是精致的草莓大福和松本润惯用的眼罩。

   第四天是昂贵的限量芝士蛋糕。

   ……

   一星期之后大野智胖了一圈,面包脸更加浑然天成。


   松本润宣告投降是一个清晨。头天晚上他给他的二宫表哥打了个电话,二宫导演正在外地拍戏,小尖嗓依旧活力四射,对樱井医生如今的处境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对大野智把慰问品吃光的行为表示严重的批判。


     他们聊到很晚,二宫和也的少年音这么多年一点没变,偶尔会在松本润的讲话之中插上一句。


    最后二宫只是很平静的问了一句:你现在还在生气些什么?

    直把松本润问的哑口无言。

    

     他究竟生气些什么?


     松润设计师翻来覆去想了很久也没有答案。第二天挂着黑眼圈亲自去接的樱井医生带的礼物。

     见到松本润的时候樱井医生明显愣了下,开始忙不迭的解释今天是自己切的沙拉,吃了一周的甜腻总要中和一下才好。

     松润设计师懒得告诉他那些都送进了大野智肚子里。

 

     保鲜盒里切的歪歪的彩椒、不规则的生菜、直接剁碎了的紫甘蓝。让人不由的想笑,松本润几乎都能想像的到樱井翔切蔬菜时笨拙的模样。

     

     他忽然就懂了:他的那些叫自身恼怒的笨拙冲动、孩子气,或许从不是因为他的不成熟、他的年轻,而是因为他深深喜欢着眼前的这个叫樱井翔的男人。是爱叫人烦恼、叫人稚拙。


    可他们还会有一辈子的好时光。

   见过彼此眼泡浮肿醒来的早晨,头发乱蓬蓬的样子,挺拔健壮的男子下颌线会渐渐圆润,骄傲好看的青年眼边会添上了淡淡的皱纹。他们会携手见过很多很多个四季,会有很多很多次的樱花花开、很多很多次的梧桐叶落。

     他的心里柔软的一塌糊涂。

   

    保鲜盒掉了下来,可是没人顾得上它。

    松本润穿着毛绒绒的拖鞋,下了台阶,给了樱井翔一个很用力的拥抱。



    风也好,阳光也好。

    你就在这里,一切刚刚好。





p.s.


·  我很少在最后留言,这次随着春天的到来,却想讲一个平行时空的、温暖的故事(笑

   或许抛去了岚的身份,少了那么多探究的眼光,在某一个宇宙里,樱井医生和松润设计师正很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没有惊心动魄的故事,一切平平淡淡。

   他们会上国中、考大学、偶尔发愁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然后街头遇见了,就是遇见了。

    一切刚刚好。

    感谢看到这里的gn :)

 

评论(35)
热度(555)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