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爱情与灵药

· 霍格沃兹hp设定,睡前故事

· 小甜饼而已,双向暗恋

· 以上,食用愉快。

 

 


爱情与灵药

 

 

 

   今天要讲一个魔法世界的爱情睡前故事,请耐心听到最后。

 

1.

 

 

   松本润,低年级的霍格沃兹学生。

 

   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一个人。

   男孩,不,这在魔法界并不足为奇,巫师在这方面宽容的很。

   问题是,那个男孩是个该死的斯莱特林,而松本润他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格兰芬多。

 

   那次是个偶然,在大野教授的草药课上,松本润错手把一个会发出恼人尖叫的米宝草地精从盆里拔了出来,米宝草地精带着一脸无辜的表情把牙冲向了松本润的手腕,打算在他手腕上留下几个彻彻底底的记号。事实证明,松本润不管有着一张怎样可爱的包子脸,他依旧迷之不讨神奇动物(现在看来要加上魔法草药精)的喜欢。

   

 

   一只大手把米宝草地精头上的根茎抓住,制止了它的疯狂行径。

   面前是一个高年级的、有点溜肩的斯莱特林。松本润知道他,那是连有些格兰芬多姑娘都心心念叨着的樱井翔。

 

    樱井翔看见有人注意他们这个角落了,就急匆匆地把手中的草地精塞进了自己袍子底下。

  

 

   草地精把樱井翔看着很贵的高级袍子咬了几个破破烂烂的洞。

   松本润不忍心告诉眼前这位因为没被发现看起来有些自鸣得意的斯莱特林他其实只要喊一下大野教授,就什么都解决了。

   嗯,最多送点霍格莫德村肯金渔具店的新钓饵,如果要扣分就再加点蜂蜜公爵的巧克力糖。

 

    

   但松本润还是很感激他的,毕竟樱井翔制止了草地精,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这个可怜的家伙被施了漂浮咒成了天空渐渐飘远的一个小黑点。

   并且松本 · 爱好少女漫画剧情 · 润觉得眼前这位虽然有些溜肩的斯莱特林长得很帅。

 

 

   接下来的日子松本润发现要不注意樱井翔很难。这位未来的魔法界精英在青年时期就展露了头角。

   樱井翔吃东西时情态还算优雅,但松本润发现他会在餐桌上遇见生蚝时吃的很欢,生蚝的壳堆的像小山一般摇摇欲坠。

    樱井翔会代表主席在老校长致辞后体面严谨的讲话,可转过身在无人的地方会把带着发胶的头发撸成一个很可笑的冲天造型,摆个鬼脸再慢条斯理的把头发整好,晃晃悠悠的走回餐桌。

    樱井翔在魔药课一直笨手笨脚的,他会将瞌睡豆切的惨兮兮的,然后若无其事地将像车祸现场一样的豆子碎片丢进同级的相叶的坩埚里。可怜的相叶氏魔药课的分一直都同樱井翔一起低空飘过,至今也不知原因。

 

    …….

 

    松本润觉得自己有点心动。

 

 

    于是他把草药课上发生的事告诉了他的室友生田,可生田斗真坚定的认为松本润是中了白日梦咒。

    直到后来松本润和樱井翔好上,他才痛哭流涕的反应过来。

 

 

 

 

2.

 

 

   樱井翔,光荣的斯莱特林年级级长。

 

   他有个秘密——他喜欢一个格莱芬多。看在梅林的份上,他只是看了一场魁地奇比赛而已。

   那是赫奇帕奇和格兰芬多的一场比赛。相叶队长带着他的赫奇帕奇球队奇迹般的赢得了最终胜利,而格兰芬多的找球手抓到了金色飞贼,哦,没错,就是愚蠢的狮子。

   找球手个头小小的,在一群人高马大的击球手之间看起来像一只迷路的昆虫。

 

 

   那天天气晴朗,樱井翔可以清晰的看见找球手脸上晶莹的汗珠,高空运动时被风吹的乱乱的头毛,紧张时抿起的嘴唇,眼睛眨呀眨像小刷子一样的睫毛就刷到了樱井翔的心。

 

   后来樱井翔在草药课的温室里帮了那个小小的找球手一把,鬼使神差地。

 

 

 

 

   樱井翔拒绝承认他是会一见钟情的人。

   但他最近确实常常碰见那个格兰芬多的找球手:在大厅的长型餐桌上,在草药课和魔药课上,在魁地奇练习场.......樱井翔发现找球手有一些很有趣习惯。

 

   他会在清晨把南瓜汁先喝干净,把杯子扣上等着隔壁桌的相叶队长结束晨练兴冲冲的来找他。相叶队长经常会笨手笨脚的把身边的杯子打翻,可挂着的很清爽的笑容和规规矩矩的道歉叫人发不出脾气,最后只有找球手的桌面是干干净净、从未遭殃的。

 

   他是唯一一个在魔药课上独领风骚的格兰芬多,找球手会会强迫症一般先把所有材料都规规矩矩的处理,然后一个一个测量重量,加进坩埚,最后搅的分毫不差,咕嘟的魔药上冒着标准书上的粉色蒸汽。

 

    在难熬的草药理论课上,连授课的大野教授都开始发困讲话开始愈发黏糊的时候,只有找球手精力旺盛,积极提问,当然盯着他看得大眼发光的樱井翔并不能算在内。

 

    这样的还有好多好多。

 

 

    人与人之间的交往常常是从产生兴趣开始的。

    樱井翔很悲哀的发现自己沦陷了。

 

 

 

    樱井翔甚至在拉文克劳的公共休息室见过找球手。那天纯属碰巧,樱井翔去找变形课最高分二宫和也问题,大老远就看见找球手和二宫和也相谈甚欢的场面。

 

    二宫和也甚至拿出了一堆零食,火星棒、甘草条、比比多味豆和巧克力蛙铺了一桌。叫樱井翔看的目瞪口呆,他跟二宫和也认识这么久,从来没有吃上过,一次都没。

    巫师身份的樱井翔不懂麻瓜世界有弟控属性这一说法。

    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迷迷糊糊的樱井翔走回去时还沉浸在这一事实中,唯一得到的消息是笑眯眯跟他打招呼的找球手的名字叫松本润。

 

 

 

 

3.

 

 

     他们再次亲近些是发生在一个有薄雾的清晨。

     外面的松树和草丛沾着水珠,松本润把他的飞天扫帚带出来打算进行一下保养打磨,可没当他开始拿起海绵就听见了簌簌的声响,紧接着樱井翔从天而降,期间撞上了丛丛树叶,惊起了好几只偷懒的飞鸟。

    

    魁地奇比赛刚刚结束,除了某强迫症患者异想天开前来保养扫帚,巨大的训练场空无一人,因此樱井翔搞出的动作就显得格外引人注目,

    松本润被迫参与分享了樱井翔人生的狼狈瞬间。

 

    樱井翔先前跟人打了赌,正在尝试骑着飞天扫帚在空中进行后空翻,结果显而易见:他经历几次跌撞,最终像青蛙一般摔到了草坪上。

 

    于是松本润今早的工作除了保养飞天扫帚又添了保养樱井翔磕破皮的腿这一项。

    小格兰芬多没有使用魔杖,他人工包扎的优秀程度胜过圣戈芒医院的专业护工。后来樱井翔才发现了,松本润的实际是学习苦手,他魔药课上的优秀或包扎的巧妙纯粹是因为他的手巧与吹毛求疵的要求,这性格使得在很久之后在家庭烹饪上,松本润又评上了金牌煮夫之名。

 

    松本润抿着唇嘟着脸的认真干活的样子看得樱井翔心痒。

 

   他们之间因为这次的误打误撞愈发熟络起来。

 

   樱井翔会给松本润补习魔法史,

   格兰芬多和斯兰特林的组合在阶梯教室末尾意外的不惹眼。

 

 

    樱井翔会陪他看着在禁林边上的远山,

    会拉着松本润到深夜的占星台看看星星,这边的是处女座、那边的是水瓶座。

    夜晚星星很亮,樱井翔的眼睛也很亮。

 

 

 

 

    平心而论他们之间的相互吸引其实很有趣,

    樱井翔聪明人见多了,反而会被带着些冲动却又努力的松本润心动。

    世上表面看来努力的人很多,但真正把努力用对地方的人不多,所以凭借努力最终真正有所成的人是很值得人喜欢的。松本润更像普通少年漫画里拼命打拼的主角,缺乏那些极为耀眼的天赋,一路跌跌撞撞的走过来。他甚少以多努力为夸耀点,他只会很认真的把自己一点点打磨。哪怕这种方式磨人笨拙,他也确实以此在成长。

    

 

 

    松本润对未来伴侣并无概念,他在年轻的时候遇见樱井翔,而樱井翔很顺理成章填补了这一角色。

    其实关上门来讲那时他有点傻,一点小小的因素就能叫他崇拜的要命。

    可樱井翔确实不曾负过他的期待与崇拜,他越走近越发现,樱井翔这个人就像群山深处埋藏的无尽宝藏,温润下藏着锋利,谦逊中不乏骄傲。他站在那里,不讲话,带着一股缄默有力的力量。松本润就像山脚下矮人国国王,每天都乐此不疲的去发掘。

 

    至于在发觉过程中发现自己渐渐赔上一辈子,都是后话了。

 

 

 

    在秋季将要结束的时候樱井翔把松本润写进自己密密麻麻的计划本之中。

    

    羽毛笔划出的墨绿色痕迹很好看,微微发黄的计划上只有松本润一个光秃秃的名字。

    然而不等樱井翔开始列出详细的计划,

    松本润就自投罗网了。

 

 

 

4.

 

 

     事件的起因纯粹是一场意外。

     那发生在距圣诞节不到一周的时间里。彼时冬青、榭寄生的装饰铺满了整个城堡,幽灵们开始唱响圣诞颂歌,高年级的学生开始发愁晚会的舞伴、低年级的学生开始思考怎样不回家,整个校园节日气氛浓郁异常。

 

   

     松本润接到了好多来自不同学院的邀请,但当小格莱芬多开始发愁选哪个的时候,他误服了生田调制的魔药。

 

     “ 那是我三年来第一份做好的魔药,所以我放在彩色的杯子里打算放高供起来。”

     生田现在也不fufu的笑了,他一边急急地把吐着泡泡的松本润从格兰芬多的塔楼扛下来,一边愤怒的嚷嚷。

      “ 嗝...那…你倒是放高啊…”

       松本润控制不住的说道,接着吐出一个紫色的泡泡。

 

     他们在到校医院的路上艰难前行,松本润吐了一路五颜六色的泡泡。

     之后就被楼梯口碰见的樱井翔截了胡。

      生田瞪着眼目送着松本润被斯莱特林高年级劫走,趴在肩上一抖一抖的远去,可怕的是那个男人有点儿溜肩,松本润的脑袋几次险些滑落下来。

 

 

     诊断结果是没事,杭塞魔药加上一点吐真剂的成分,等着把泡泡吐光、听服用者叨叨完就行了。

     事故结果是幸运儿樱井翔在圣诞前夕听到了他听过的最动人的情话。

     

     他听见松本润打着嗝断断续续的对他讲话,小孩儿脸涨得通红,被迫吐露着真心:我….觉得...没有搞错....翔くん是一个很好的人 …”

 

    

    大厅有着一直飘着雪花的传统魔法,飘飘忽忽,一降到地面就消失。伴着弥漫四周的彩色泡泡,大钟当当当的声响,在最大的、最晶莹的一片雪花消融在地面时,樱井翔亲吻了一下松本润的眼皮。

    松本润的眼睛很敏感,扑扑楞楞的眨着,呆呆的看着他。

    樱井翔又很大方的亲了一下他另外一只眼皮。

 

 

    感谢梅林,感谢生田的魔药。

    樱井翔的话大概一辈子都不会告白,他只会一直这样腻歪着下去。

 

 

 

5.

 

 

 

    斯莱特林和格莱芬多的配对在校刊上持续了整整一周,直到大野教授在大乌贼与水怪出没的禁湖里钓到巨大无比真鲷的消息出来这一头条才被挤下去。

 

 

    校刊评述内容如下:

 

 

    来自某不愿透漏姓名的格兰芬多:对此,我感到愤怒且无辜,我丧失了自己人生中的第一份成功的魔药,和一个会做很好吃蛋糕的室友。(啧,万分感谢您的突发奇想….

    来自相叶雅纪:我很开心,但我担心小润会不会嘲笑樱井翔,毕竟在魔药课上樱井翔的举动令人绝望。(相叶队长大概忘记了他的难兄难弟樱井翔依旧是学年第一这个事实。

 

    来自未来古灵阁阁长:!(抱歉,愤怒的小尖嗓使采访记者听不清

    来自深湖渔夫:……..  (呃,大野先生,您还醒着吗?

 

   不管涉事群众如何争论,

   校刊最后给出的结论是这俩人上天入地绝配!

 

 

 

 

6.

 

 

 

    我们将故事推远一些。

 

    松本润能看懂樱井翔在温柔平和的外表下,是个带点执拗、带些冷淡、却又热烈的青年。

    他会在深夜里磨磨牙、打打鼾,起初松本润是不施闭耳塞听咒就睡不着觉的,现在没了磨牙声和轻轻稳稳的呼噜声松本润反而会抱着枕头失眠。

    樱井翔在某方面意外不擅长的姿态,他会分不清草药学里的小葱和洋韭,妖精们做的中古花纹和再往前一些的纹刻(哦,松润,说实话,除了你没几个人能分得清这个)。他的袍子上常常沾着《预言家日报》的油墨味儿、小精灵做的很好的法式牡蛎汤的奶油味儿,伴着樱井翔习惯喷的香水竟然一点都不难闻。

 

 

    可这都没关系了,松本润作为一个低年级却极为精通各种中年女巫家庭魔咒,清洁咒的使用更是灵活到感天动地。

 

 

    人与人之间的相处常常会随着年岁的增长渐行渐远,可樱井翔发现他依然还是很喜欢松本润,除却外在展示的一些东西,他们之间实际很相似。

     像做事认真的习惯、像严苛的律己,像刻进骨子里的骄矜。

     可他们又是那么互补,

     像松本润处事的缠绵与樱井翔对事的果决,像松本润规整的桌面和樱井翔凌乱的背包内部,像松本润厉害的、带点浪漫的直球与樱井翔保守的、更温存的表达方式。

     

 

 

 

     那是在松本润结束N.E.W.Ts考试之后的假期,

     那时松本润看着他的眼神至今叫伏案工作的樱井部长现在想起眉梢都能添上几分雀跃与柔和。

     那青年仰着头看着他,带着信赖,那太真诚、那太煽情。

     它以一把火弩箭的速度冲进樱井翔的层层堤防的心,带着迷情剂的效果在他心中炸起来一束束烟花。

 

      

      

       …….

     

 

8.

 

 

    我愿为你在清晨摘下一朵沾着露珠的无名之花,

    用魔法操纵的飞机载着旋飞到你面前,看着你惊喜却表达不出的情态,

    在一片朦胧中跟你接一个小小的、柔柔的吻。

    

 

 

    所以,这其实算是一个以灵药开始,以爱情延续的故事。

    再度感谢梅林,感谢生田逝去的魔药,

    晚安。

 

 

 

 

 

p.s.

 

 ·  吐真剂的副效果实际上是很严重的,切勿效仿。

 ·  4.告白对话出自落水岚中sj两人的发言。

 ·  霍格沃茨训练场地是要协调的,在此含有私设。(感谢gn指正)

·   文中童话出自霍比特人的孤山设定。

·   最后,魔法是用来怀念的。


评论(49)
热度(434)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