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岁月情书

·  拟现实向,lala land 交叉口有感,今天想讲一个淋漓酣畅的故事

·  属于樱井翔人生的几大瞬间(真心希望gn们可以坚持看到爱那段,泪流不止,万分感谢。)

·  以上,食用愉快。

                                             

岁月情书



         “ 或许你还会想起我,就像想起那朵不会重开的花。”

          属于樱井翔人生疲倦、心动、错过、幻想、爱的五个瞬间。



1. 属于樱井翔人生疲倦的瞬间


     樱井翔近来常常会感到一阵疲倦侵袭,难以阻挡、不是灌点儿咖啡或者猛抽根烟就能解决的那种。随着他的年龄的不断增加,那种疲倦感常常在他面对空无一人的偌大房间时愈发突出。

    他只是突然感到累了。

   他出身在家教很严的家庭,对待凡事总带着一些上层人那种特有的掌控欲,与这种掌控欲伴生的是律己。  

    与很多同龄人不同,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想要什么,即使后来阴差阳错的坚持做了偶像,他也会坚持乘坐晚上的列车回学校,坚持温习、坚持做功课同时练习rap、排练舞蹈。十几岁的少年,一天被压榨的少到可怜的睡眠时间,坚持下去的原因,不过是骨子里的不甘平庸与傲气。


   后来他如愿考到了庆应,名门的学校,那些个大人物的子女就读社交的地方。带着偶像身份的他或多或少显得格格不入,他走在樱花漫道的校园,身边那些或审视的、不屑的、好奇的目光像x光般扫过。

   他喉头一紧,把手上的金融教材抓牢了,面上依旧火热,心却愈发冰凉。


   再后来他成了新闻主播、岚的广告贴满了大街。他不能把那些恶质的目光都个个打回去,但他确实做到了问心无愧。


   年轻的时候他看过马基雅维利的《君主论》,全书句句铿锵有力,默认读者皆是聪明人。其中有一句被他摘抄进了本子:“ 只有童话故事里才存在永恒,静止带来的是腐朽,生命的曼妙在于运动及它所带来的全部意义。”


   这两年他接受采访时总说要回溯原点,看看初心的坚持。


   可是偶尔在像结束工作这样的时候,一个人拎着便利店买的速食食品回家,周身的疲倦感像潮涌般自脚踝漫过他的肩臂、淹过头颅,最终将他吞没沉溺。

   他像候鸟一般,近来倦怠了总要回归一个地方一样。人愈长大愈发现老人家一代代传下来的习惯是对的,合适的时间找个合适的伴侣、选择合适的婚姻。


    可他年轻时那些厚重的情感倾倒于一人,把他几乎熬干了一遍。

    现在的松本润像最好的果子,摆脱了青涩与冲动,在树上泛着熟透了的甜美气息。樱井翔像故事里的刺猬,干巴巴的在树下守了那么多年。看着傻乎乎的少年长成尖锐的青年,看着尖锐的青年变成沉稳立派的男子,不再那么年轻了,身上却多了些更讨人喜欢的、可爱的特质。刺猬樱井翔花开花谢看了这么久,到底放不下手。


     或许这就是偶像团体的羁绊,他人生中有太多的年华是和剩下四人一起走过的,时间好似闲庭信步,彼此在一起久了,常常会有种光阴都停滞模糊的错觉。


    他会回想起他第一次真正心动。


   

2.属于樱井翔人生心动的瞬间   


    有人把青春时的懵懂的心动常常归类到短暂的、热烈的喜欢过你。


    可能因为邻桌的男生手很好看、声音很好听,隔壁的少年体育优秀、数学物理难题题能够轻易的解开就心动喜欢上了他。但或许看见邻桌男生放学踢了脚流浪的猫,知道隔壁的少年实际爱挖鼻子就又轻易的不再喜欢了。

    这种喜欢并不长久,大概只能算是少女时期的心灵慰藉。


    但总有一个藏在心里的某个角落的人,和朋友聊到他时总是挂着看上去无所谓的论调,不重要的事能够反复谈,重要的事情一概不讲。

   直至后来少女长大嫁为人妻,掀起面纱的并非当年的那个人,他也依旧在那个角落,你再无想法与期待,可他只要呆在那里,就会很安心。


   那样的情愫存在于长大了做了母亲的昔日少女心中,使她能够很温暖自信的告诉她的孩子,一生一次的青春有多美好。


    年轻的樱井翔就是这样的喜欢过松本润,他无师自通的学会对一个人好,那是一种与生俱来的能力,触发的点不过是好奇与少年别别扭扭的保护欲。

   

    现在的他闲的时候只要拿出来在阳光下晾一晾,小小的松本润所在的位置,连风景都好像变好了。


    樱井翔曾因为谎话被母亲丢在繁华的街道不管不顾了好几个小时,不大的少年,抿着唇孤零零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上站着,也不哭不闹,在被人牵着手回家的时候也是沉默的,可他后来就真的再没跟母亲撒过谎。

    所以当他见到松本润时,那种奇妙的感觉是无法形容的。鼓着包子脸的小孩,葡萄似的眼睛滴溜溜转着,说话声音奶声奶气的,整日翔くん翔くん的叫着。


     松本润是本不交于樱井翔世界的存在,可他确确实实出现了。


     带着热情,挂着毫不避讳的笑容,黏黏腻腻的整日跟在樱井翔身后,把樱井翔攻略的身心皆献。很多人见古早番时会觉得樱井翔是掌握主动的优势一方,可他自己知道,他的那些知识机敏,早在面对松本润那刻就摇上白旗。


    当还没箍牙的少年面对镜头说着自己不会把翔くん让给别人的时候——

    他心跳如鼓,口干舌燥,直直追问着是喜欢还是爱时的样子叫他多年后翻看依旧能潮湿了眼。


    在千万少女尖叫下都不曾失态的樱井翔的冷静自持土崩瓦解。

    那是属于樱井翔人生的第一次真正心动。


    那样好的年华,被晦涩温润的心思充盈,像樱井翔家里冰箱至今定期更换的果味牛奶,虽然喜欢喝的人再不曾到过,可主人依旧定期更换,早无幻想、却依旧执着的想保存着什么。


     ……


3. 属于樱井翔人生错过的瞬间


    樱井翔不曾想过他和松本润会有相顾无言的时刻。

    可人生哪有那么多黑白分明的事情,长大之后才发现它们大都是灰的中间状态。你有你的道理,他有他的想法。清瘦坚定的青年,喜欢就是喜欢,爱就是爱,争得抓耳挠腮、在不见硝烟的战争里头破血流都放不下手。

     

     最终惨淡收场的原因,不过是心被刺痛了。


    松本润的叛逆期迟来在东京的寒冬。

    起初并没有什么,对外张牙舞爪的青年对他向来就只有老虎变大猫的份。

    把关系一步步搞僵的是那次搞得很难听的传闻。二十出头的青年,被娱乐小报添油加醋的编排,铺天盖地的责骂。这世界角落里总是会有那么些个肮脏的灵魂,把你的骄傲、你的努力付出踩在脚下贬的一文不值。生活细节每一处都被放大,像笑料般被大众茶余饭后谈论。

    松本润那时还没有现在对anti的风淡云轻,青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瘦了下来。


    在一次访谈结束之后樱井翔看见松本润蹲在电视台无人角落里,眼圈是红的,平日里卷的很花哨的围巾垂在地上,看见他来了依旧强打起精神。


     他那时正在犹豫是否要重新整理一下和松本润之间乱糟糟的关系,

     所以樱井翔的手颤了几下到底没有举起来,他的嘴无力开合了几下,发出的却都是气音。


     松本润就很安静的瞅着他,

     他在松本润很清澈的眼光下节节败退。


    那是樱井翔第一次尝到那种狼狈不堪的滋味,不苦,带着涩涩泪珠的温度和喉咙哽咽的难受。


    现在的松本润能够很轻易的向大野智撒娇,陪二宫和也胡闹,与相叶雅纪勾肩搭背,却再不会这么对樱井翔了。

     人与人之间的亲密度如果是一壶满满的颜料,那么他和松本润大概在那些像连体婴一般的暑假就很浪费地涂抹光了。



4.  属于樱井翔人生的幻想瞬间



    《五十次初恋》里男女主角总会有那么多次机会重新开始。

      樱井翔不是没有着这样漫无目的的想过。


     那时他不会在松本润高中毕业时睡午觉,他要早早的到学校门口,拎着热乎乎的可乐饼,看看松本润的卒业仪式。

    那时穿着红色T恤衫的他不会只讲你的存在很有趣,他会把宣布不把他让出的松本润在扶手口以拥抱的姿势接下来,在镜头看不见的地方亲吻他长长的睫毛。

    他会在早春时就逼着松本润把治疗花粉症的药吃掉,在松本润蹙着眉头抱怨苦的时候塞给他一只蜂蜜味的话梅糖。

     他会练就洗碗的好功夫,松本润来掌勺他就负责刷盘。然后两个人懒洋洋地瘫在沙发上看看VS岚,品评一下你今天的球技如何、吐槽一下新来的嘉宾我连名字都没有记住。

    他会在zero录制结束之后回家,任着松本润懒洋洋的舔着他早就长实了的耳洞,边解领带边把他压上床榻。


    他会毫不犹豫地把被流言伤害的松本润嘴唇吮的水红,把他的围巾严严实实的围好,告诉他这个世界有那么的恶意,也会有那么多的好人,他身后会有大野智、会有二宫和也、会有相叶雅纪、会有马内甲,会有樱井翔他自己。

    他会给松本润一个很紧很紧的拥抱。


     然后在很久很久之后,在他和松本润都被时光压弯了腰,眉眼添上长长的皱纹的时候。

     一起在某个空气很好清晨,陪真正成了老爷子的大野对着池塘钓鱼。在暖洋洋的午后,看看相叶养的几只猫咪,虽然松本润到那时候可能依旧不讨动物喜爱,可樱井翔会挥着不那么灵活的一身老骨头保护他。在黄昏绚烂的夕阳下见见二宫,听听小尖嗓终究沙哑下去的质感。


    哪里需要那么多的英雄情怀,活到七老八十最好。


    最后在清风拂面、野花盛开的时节缓缓闭上眼,相携着手死去。有你的这么久的陪伴,连死亡这么孤独的旅程都不那么糟糕了。



    ……


    他就这么想着,想的连心都化了。


   可樱井翔终究回不去了,他每次想提及,时机总是错的。像堵车时选择的那个岔路口,像淌着水溯溯流动着的溪流,他们之间隔了那么多的误会、小心翼翼的窥探与现实,所以他们终究是错过了。


    而错过,那就是错过了。



   5.属于樱井翔人生爱的瞬间 


    樱井翔是家中的长子,打小忙碌到大的他对家中弟妹总抱着少参与人生的一丝愧疚。所以在弟弟的婚礼前一晚他难得对着自家弟弟告诫了一句要珍惜眼前人。


    因为他深深明白身处于这种关系的美妙。

    而能听的懂他灵魂每一分颤动的人,

    他们最终没有在一起。


     红白歌会结束的时候已经很晚了。

     他们在跨年的夜晚在东蛋外面狂奔,像是回到许久之前还是少年阶段的那样。迎着习习的晚风,路边行人不断的加油声,穿着背上印着masaki头像的上衣。

     樱井翔看着松本润的头毛因跑步翘起,又跌下,白色的棒球衣兜着风,脸在街灯下忽明忽暗。

     打眼一瞧还以为是昔日的青年。


    樱井翔回想起了他回母校时的感受。

    学校是个神奇的地方,你看那里景物好像都静止一般,可在里面哇哇读书的少年少女却都长大了。  

    早就讲不清了,这中间有太多的故事了。

    像他仍记得校门口的那棵遮天蔽日的老树,记得小学那个披着长发的女孩,不小心放过期的橘子蛋糕。  

    他会想念、想吃,

    但却再也不会触碰了。


   他望着被镁光灯照着的流光溢彩的舞台,坚定的站了上去,听着台下山呼海啸的尖叫。望着身边大力挥手的人。

   樱井翔突然就安心了。

    

    他每次感到了冷,回头看一看,岚总在这里。

    他与松本润之间可能是超越婚姻的羁绊,

    那是连未来伴侣都无法触碰的年月啊,那是关于少年的梦想、镌刻青年的自尊的年月啊。

    最好的年华皆是与他度过,最坏的嘲弄皆是与他尝过。

    我们是彼此的骄傲,这不就够了吗?


   或许回溯光阴他会见到年幼的松本润,或许拖着奶音的松本润会问他:“ 现在呢?”

   那是青春时淋过的大雨,跳过的粼粼河水,纵使樱井翔会染上严重的感冒,擤鼻的纸巾球能堆成小山。

  

   他也依旧会很坚定的告诉松本润,樱井翔依旧愿意像傻子一样去爱你。


   舞台上无数的灯光打着,映得他眼角划过的水珠似泪似汗。


    ……


   他想大概在他老了之后,沿着沙滩散步时,可能会摸摸海边捡贝壳的孩子的头,蹲下身子问他要不要听一个关于爱情的故事。


  “ 或许你还会想起我,就像想起那朵不会重开的花。”


   这是属于樱井翔人生爱的瞬间,毫无精英气,却又不带顾虑、毫无保留的。


   樱井翔无坚不摧的铁皮下那些缄默的、羞涩的爱意。

   是他藏得很深的、交给松本润的一份岁月情书。




·  “并非所有的感情都不带纤瑕,却都附有真情。”

   愿每颗无处安放的心都被温柔对待,免其惊、免其苦、免其无枝可依。

   含点现实意味的、讲述的是不完美的几个瞬间,下笔时很难过,最后却终带些温柔意味,因为它终究是个关于爱情的故事,两个主人公也皆是温柔优秀的人。

   是封岁月情书:)



评论(74)
热度(507)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