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大宫】那个男人来自深海

·  来自硬盘的假车

·  送给Tinals 的诗

·  全放链接应该不会再糊吧

·  以上,食用愉快。



那个男人来自深海



  灰蓝色的天空、灰蓝色的鸽子。


  那个男人来自于深海,与波光粼粼的海面,暗涌的潮汐,细碎的沙粒共生。



 二宫和也把游戏机放下,被人从身后环了起来。

 大野智轻吻了他的脖颈,带着潮湿的感觉抚慰耳后的发梢。沾着酒气唇齿在暗夜里让人微醺。


  二宫和也身体很疲惫,连日来的演唱会和复发的腰伤折腾他的够呛。但他没有拒绝,转头看向了大野智,月光透过白色的窗纱,照在大野智发亮的眼睛上,停在柔软的唇瓣间。


  像二宫在直升飞机上见到的海洋:

  广袤无际,

  天青、靛蓝、深蓝夹杂点黄揉碎洒进来无尽的、透明的水中。


   假车上路,短


  大野智这个男人来自于深海,

  有着海一般的沉默和温柔。

  可二宫和也体质晕船,无法在海面呆上太久。


  他们只能在清晨退潮的时候交逢,

  短暂的像街头的雾气、阳光下花瓣上凝结的露珠、朝生暮死的蜉蝣,

  像夏威夷这缱绻停歇的夜晚。


“我喜欢你是寂静的、仿佛你已经消失了一样。

 遥远且哀伤。”

“彼时一个字,一个微笑,已经足够。

  我很幸福,那幸福并不是真的。”


  “ 和也….”

  男人平日里黏糊糊的吐字在暗夜里格外清晰。



  二宫和也眼泪掉了下来。

  划过他的脸颊,终是晕染消散在寝具上。


  像贝壳上的海水终会蒸发成干燥的盐粒,被风吹散,消于无形。




   有点抒情了,删删减减最后很短,感谢看到这里的gn。


评论(3)
热度(44)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