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初恋五十次

· 就是一条街上两个老男人不断被对方吸引的故事,无聊的真相在最后。

· 苦甜, 与同名电影关系不大

· 以上,食用愉快



初恋五十次



   Jamais vu(旧事如新),法语中从未见过的意思,循环往复的接触一个人或一件事却一时间什么都想不起来,就像你不知道他是否存在过。



-1.


    “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依旧在那里,温润内敛,像穿堂的晚风、像午后慵懒的阳光、像屠格涅夫行文中的湖水、像提香笔尖下的那抹鹅黄,像月色、像初恋。”



1. 


   松本润初见到那个男人是在清晨。


   他那时刚对着邻居家花圃上的石阶把新买的黑色跑鞋系好鞋带,顿顿脚准备开始跑步。


   抬头就看见新搬邻居家的门打开,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了出来,出于要与邻居搞好关系的原因,松本润打算跟他打声招呼。虽然这个邻居看起来有些奇怪,在这片老龄化严重的普通住宅区,穿着一身高级定制,腕上戴的手表可以买下松本润半个家。


   “ 你家花圃里的小葱长得很好。”


    松本润眯了眯眼睛,试图找一个还算不错的切入口。


   “ 是小葱啊,我一直以为是洋韭。”邻居先生挠挠头,微微一哂。


    “我是住在你旁边的松本润,在街边便利店工作,你是最近才搬来的吗?我好像没有见过你。”松本润很友好的伸出了他的手,邻居先生从容的和他握了一下手。


    “ 我是樱井翔,很高兴认识你。”


     很低沉的声音,带着莫名熟悉的感觉。

     樱井翔气色很好,离近时可以闻见橘子味的漱口水味道。


     有那么一刻,松本润几乎觉得眼前的男人是悲伤的,可他眨眨眼睛,那种悲伤的感觉又消失不见了,只有一身精英气息的樱井翔笑眯眯的看着自己。

    他们约定好明早一起晨跑。


    直到樱井翔的车绝尘而去,松本润才反应过来,他居然这么快就答应了新邻居的邀约。

    他平日并不擅长拒绝他人,这次进行速度却还是太快了。

    可他听着邻居先生很有条理的讲话,看着邻居先生那双很大、刚醒有些水肿的眼睛很真诚的瞅着他,就莫名其妙的头脑一热,答应了下来。

 

    似乎他打心眼就拒绝不了樱井翔一样,这个发现叫松本润有点不爽,他打算去街西尾面包店买点新出炉的小面包吃。面包店老板刚刚海钓回来,晒得和他家招牌的巧克力牛角包一样,不用宣传,看见店长的小圆脸就知道要买哪个面包。


    可他的手从常吃的巧克力面包略过,在塞了很多葡萄干的肉桂卷处停留,最终结账的时候餐盘里呆着的却是季节性的盐渍樱花圈。

     

      ……


     他们因为晨跑熟悉了下来,樱井翔似乎了解松本润的各种生活习性,他早上从不先叫松本润起床,约着吃饭时会把香菜与小姜挑掉,身上带着湿巾,供他随时擦手。


     松本润本应对此感到奇异的,可他没有,似乎他的身边就应该有着这样的角色。


     而樱井翔的出现很好的填补了这一角色。



2.


     松本润初见到那个男人是在打工的便利店即将关门的时候,那天雨很大,东京夏季的雨总是来的很突然,他昨晚看球睡的晚了,今天没有来得及看天气预报。而他的老板早就走了,下午秋叶原有新的游戏发售。

    

     此时,他正很惆怅的看着雨搭上哗啦不停的雨水,犹豫着是去货架上拿一个新的雨伞,还是回忆青春滋味似的冲进雨幕,哒哒踩出水花跑回家。


     然而松本润并没有犹豫很久。一把黑色的伞出现在他的眼前。

     男人穿着有些土的迷彩连帽衫,挂着耳机,说我刚从公园散步回来,家在中间,要不要一起回去。


    

    松本润很惊喜的心情使他忽略了公园与便利店方向相反的事实。

    他紧紧搭着男人线条有些下滑的肩膀,两个人贴着毛茸茸的脑袋回家。雨水滂沱,在快走进家门的时候松本润又很凑巧发现那个男人竟然是他的邻居。


     你好,我叫樱井翔,是门口花圃里那丛小葱的主人。

     男人的很熟练的跟他介绍着,像是已经介绍了千百次一样。

    

     他们之间因为这场突如其来的雨水结下了很好的开始。

     那个月恰好是赛季,他们呆在一起看了好多场球赛,樱井翔看急了会用英语爆粗口,那场景有意思的很,把松本润逗得缩成一团。松本润家是美式装修,新艺术时代感的布艺沙发很大,大到他一人有时感觉很奇怪,而樱井翔像土豆一样蜷缩进来的时候加长的沙发就意外的合适,好像实现了购入它的初衷。


    他们会在沙发上借着已经坏掉一个的夜灯灯光分吃份披萨,喝两罐啤酒,他们的口味相似,没有发生摩擦的时候。披萨是一半玛格丽特一半那不勒斯,啤酒的话麦芽度刚刚超过11%。

    一次比赛快结束的时候松本润已经靠着沙发背睡的昏了头,朦朦胧胧中他看见眼前有人影晃动。于是他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意识的问道你是谁?


    他看见樱井翔的手顿了一下,额发垂了下来,在夜灯下看起来竟有几分颓唐。

    不应该是这样的,松本润的内心忽然翻起不舒服的怪异感,这个男人理应是光芒万丈的、是自信洒脱的,现在灰色状态下的男人看起来是全然陌生的。


    他的手不受控制般伸到樱井翔面前,给他撩起了细碎额发。


    夜灯发出了兹兹的声音,最后一盏灯烧坏了。

   

    陷入黑暗的瞬间樱井翔亲吻了他。


    ……


     那次比赛进入了点球大战,结果是樱井翔喜欢的球队赢了。



3.


     松本润初次见到那个男人是在凌晨时分,他那时刚刚洗漱过,薄荷味的牙膏冲的他嘴唇红红的。


     男人说自己手臂有些骨折,信箱打不开,拜托他帮忙取出报纸。

     松本润扬起眉毛,他显然不大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会因为手臂骨折连信箱都打不开。

     他陪着男人到家门口挂着樱井姓氏的信箱,男人竟然意外是他的邻居。


     樱井翔僵硬的手指证明了他是真的打不开信箱,松本润只得帮他把红色的邮箱打开。

     邮箱里放着好多份报纸和一本厚厚的漫画,漫画封皮有些眼熟。

      

     松本润有点惊奇:“ 你也看JUMP?”

     

     “ 嗯,我会还会做火腿煎蛋。”


     樱井翔答非所问的回应着。

     可樱井翔很快就露馅了,因为他坚定的认为漩涡鸣人是《排球少年》里的人物,松本润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只认识漩涡鸣人这一个角色。


     不,樱井翔给了他一个很认真的表情,我还知道超级撒亚人。


     《龙珠》早就完结了,您是活在九十年代吗?


      樱井翔虽然不看漫画,家里却有成摞成摞的JUMP,按照期数码的整整齐齐,新的像从没翻过一般。


      他们之间因为JUMP和每天早上的报纸二次收放熟悉了起来,松本润常常跑到樱井翔家借JUMP,代替了二宫和也,他的店长因此颇有微词,可樱井翔家的很全,方便看过最新的一期再回头回味一下前面情节。


     樱井翔忙的顾不过来的时候还会在家换表层的纱布,给他换纱布的是护工松本润,嗯,松本润在街西头的相叶医生开的兽医诊所学会了给小动物包扎的技能,不过对象由附近活蹦乱跳的拉布拉多犬换成了呲牙咧嘴的樱井先生。


     某天松本润曾好奇的问过樱井翔不看JUMP,为什么还要每期都买。


     樱井翔闻言回头看他一眼,没有回答。

     

     那天阳光很好,透过窗子投在地面上勾勒出斑驳的树影,在木制的地板上脉络清晰。

     像是某种已经出现千丝百缕线索的可能性。



4.


       松本润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

       他梦见了一道门,那道门似乎很近,目测不超过五十步路的距离,可松本润走了好多个五十步依旧未能接近。

       他有些焦躁,他开始跑,可他跑着跑着却掉了下去。

       失重,下落,不断的下落。

       

       在彻底陷入深渊之前他看见那扇门打开了。

       樱井翔出现在了梦的尽头。


       松本润从梦中很突兀的醒来,他的脚甚至还下意识的因为失重感抽搐了一下。


       他在全身发着高热,汗水使他的睡衣湿透了,像从水里捞出来的昆布一样。

       他从床上挣扎着起来打算起来,下一秒却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只好诉诸于电话,联系人停留在樱井翔的名字上开始拨号,

       大概有一分钟樱井翔就冲了进来,松本润撑到看见他时昏了过去,也来不及深究樱井翔为什么会有他家钥匙了。



     再次醒来第一眼见的是医院的白色天花板。


     他的手上插着吊针,滴滴答答落着,已经落了一半。灰蓝色的条纹服包裹着他,浑身干燥清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替他换了衣服。

     樱井翔就趴在床边睡的很熟,大概姿势不舒服,睡着的时候依旧蹙着眉头。


    樱井翔醒来就看见松本润很认真的举着pad告诉他发烧要吃冰淇凌。

    生病的人似乎总是享有着几分特权的,樱井翔投降了。

    带上来的没有冰淇凌,折衷选择是他们喝了听冰镇的可乐。


     内心的疑惑像是已经得到了答案,他模模糊糊的参透了这一点。

     可乐喝光的瞬间他像是机器人补充好了能量,他用手拉住了起身要扔易拉罐的樱井翔。


     樱井翔就任由他拽着,眸色很深,里面他的样子看起来动作很傻。松本润的手只得尴尬的放下,下一刻樱井翔亲吻了他的手心,带着要把人灼烧似的温度。他能感觉到男人干涩起皮的嘴唇摩擦手心的力度,他的手心敏感的蜷了起来,松本润的睫毛颤了颤,打算讲句俏皮话来缓解一下气氛。


    但他很快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对面的人轻轻的舔了一下他的手心。


    湿润的、几近感觉不到的——

    却在他心口激起了骇浪。

    松本润的手心像忽然出现了不会愈合的豁口,大量莫名失控的情感从中流泻下来,包裹着他们。


    他就看着樱井翔的眼睛,看着就仿佛就能读出很多很多的故事。


     居民区有一条老街。

     老街东头是他工作的二宫家便利店,西头是大野的面包店和相叶的兽医诊所,中间是他和他的邻居樱井翔的住所。明明他们之间离得那么近,可是松本润又觉得他们之间有些远。


    不是物质上很实感的那堵厚实的砖墙。


    他和樱井翔之间隔了一道透明的墙。


     松本润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似的,他的内心有着一个奇妙的人形空洞,似乎他的身边似乎就应该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似的,在他那些模糊不清色彩绚丽的梦境之中,在他猛然惊醒的凌晨时分从口中吐露的姓氏里——


     我的恋人活在过去,他有着泛黄的头发,有着棱角分明的脸庞,衣服总是奇奇怪怪,T恤总是oversize,印着英文的脏话,牛仔裤破着洞,肚子上有着闪闪发光的脐环。

     他的名字里带着樱字,有着江户浮世绘上樱花的肃杀之气,带着青年的骄傲在人群耀眼夺目,会很别扭的讲你的存在很有趣。


     眼前的男人明明那么不相像,他一副不会出错的普世精英打扮,谦逊有礼,抽烟抽的有点凶,看见好吃的眼睛会发光,像只啮齿类动物,双下巴明显的要死,却依旧叫他的心动,像一次次初恋——


     不管多少次樱井翔始终呆在那里,温润内敛,像穿堂的晚风、像午后慵懒的阳光、像屠格涅夫行文中的湖水、像提香笔尖下的那抹鹅黄,像月色、像初恋。

    

    疼。

    松本润像是受伤一样因疼痛把手收了回去。

    可真正令他绝望地是他自己,与那份认知上疼痛与之伴生的,是自己内心深处隐隐的渴望与归属感。


    可乐所带的大量二氧化碳气泡使他鼾的憋出两滴眼泪。

    我是不是忘记了什么?


    樱井翔回应的声音轻的像是隔了几个世纪的尘埃,传进他耳边却有着振聋发聩的效果,


    我会令你想起来的。


                        

   

5.



    他们约着病好去冲浪,松本润抱着相叶医生送的冲浪板别别扭扭的塞进樱井翔的车里。自暴自弃似的把冲浪板的正面对着樱井翔的视线。

    冲浪板的图案展示着相叶医生的神奇品味。

    樱井翔见到冲浪板上印着的他的头像并没有笑的前仰后合,他只是像早就知道了一样微微一笑,顺便将防晒用的乳霜塞进旅行包的网状夹层。


     那天风很适合冲浪,

     他在水中伴着浪花起起伏伏,像是回到了人类还没有从海洋进化上岸的时代。


      有浪从远方袭来,他抓好了冲浪板。

      无数的水珠砸在海面,水汽折射出彩虹的光,晶莹发光。


      喜欢吗?

      无数的樱井翔像剪影般出现,青涩的、坚韧的、幼稚的、生气的。陪着他跑步的、把他从地上拽起来送进医院的、给他打伞的、意外骨折的、蹲身给他系鞋带的......


    他们之间的形象重合了,向上、向上,最终在真空环境中炸裂。

    

     他站在了海浪之上。


     无声的、带着灼热的光与火在宇宙中熊熊燃烧。

     喜欢,喜欢到世界都要爆炸了。

   

     会忘记吗?他忽然就明白了,他的大脑可以遗忘关于樱井翔的记忆,可他的身体仍保留着对樱井翔的感觉,他们之间可能会有好似疏离遗忘的时候,可当他们真正再见就又会燃起来,像两颗在宇宙中飞行了很久很久孤独的陨石,接近、不断接近,他们相撞在一起,最终爆炸,余下无数火光与星尘。他们本该如此,生来就就注定这样。

    

     浪花吞噬了他,

     又在下一刻将他托起。


    当他看见太阳下沉于地平线的那刻松本润忽的流下眼泪,他冲着深色的海水无声的呐喊着,在看见樱井翔冒出水面的时候嘶吼出声。



      ……



6.


    樱井翔年末这几日很忙,在他好不容易结束工作的早上有人按响了他家的门铃,他换了个睡觉姿势打算不予理睬,可是按门铃的人不依不饶,一声一声按的不紧不慢,很有节奏。


    这可把樱井翔气坏了,他顶着一头乱毛去开门。

    开门就见松本润明晃晃的笑容,穿着时髦,与套着大裤衩的樱井翔的樱井翔形成了鲜明对比。

     

    你好,我是松本润,要一起用个早餐吗?


    松本润明显有些腼腆,笑的和他当年感觉一样。

    他的日历上勾画着很多的圈,  第四十九个红圈很明显的呆在白色的卡纸上。

    

    那么,接下来这次大概是第五十次。

    已经太多次了,就停留在这次吧。



    有两个人,他们不停的在相遇,在家门口、在便利店门口、在花圃边,可不管如何,他们总会遇见彼此。

     

     “ 年轻的时候会想要谈很多次恋爱,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终于领悟到爱一个人,就算用一辈子的时间,还是会嫌不够。慢慢去了解这个人、体谅这个人,直到爱上为止,是需要有非常大的胸襟才行。”



     喜欢也好、爱也罢,很难讲的明白,可当你遇见的时候,就会明白,你的一生真正只够得去磨一个人,你爱他的年轻时的骄傲、他的老去时偶尔展现的脆弱、他为挑食找借口的幼稚、他遇事的成熟,他的自私与精明、他的勇气与坚定、他的坏脾气与温柔,爱他的好或坏。


     遇见那样的人,是福分、是好事。

     从遇见开始,像棵树,扎根在心里,生生世世。

     五十次初恋。





0. 一个番外:长久



     二宫和也经营着一家杂货铺,里面有着一个过几个星期就会把恋人忘掉的店员,可二宫和也却从不嫌弃他的店员。


      现实原因是因为店员浓眉大眼,长得很英俊,能把上面印着广告的工作服穿的华丽异常,放学时的附近小姑娘总会过来买个海苔饭团或关东煮坐上好久,“kya——”的尖叫。况且店员的工作能力超强,二宫便利店的物品摆放整齐程度和橱窗设计常年蝉联社区冠军。


      隐藏原因是因为二宫和也是个十足十的弟控。他的小精明用在了店员的倒霉恋人樱井翔身上,小尖嗓小抠门统统给了街那头黑黑的面包店老板和他的竹马兽医身上。


     可最近情况有些不对,他的宝贝店员辞职了。


     

      相叶雅纪有着一家生意很好的兽医诊所,偶尔来帮忙的护工是一个过几个星期就会把恋人忘掉的人,护工不怎么讨动物喜欢,却很受附近养着宠物的阿姨们喜爱,是相叶诊所经济发展的重要拉动力。

    

     可最近相叶医生有些失落,他的半个收入支柱护工很久没出现了。


     大野智在自家的面包房又当老板又当面包师,他有一个过几个星期就会把恋人忘掉的忠实顾客,顾客有着严重的选择困难症,会买各种各样的面包。大野智的爱好除了钓鱼和画画之外就是遥控飞机,他的老顾客就是他的好拍档。


     可最近大野智有些寂寞, 他的忠实顾客兼遥控系老友消失了。


      樱井翔是一个事业有成的倒霉蛋,他有一个过几个星期就会把自己忘掉的恋人。他只能和他的恋人开启一次又一次的初恋。


     可最近樱井翔难掩喜色,因为他的恋人终于记得起他了,樱井先生休了一个很长的假期,和他的伴侣开始了环游世界的旅行。他们会有争执、因为樱井先生是个计划狂、松本先生是个随性派,可他们彼此已经陪伴对方走过二十个年头,从少年走到青年、从青年走到中年,他们显然还会接着走余下来的路。

      

     

    那条路很长,从相遇的地方开始,指向很遥远的未来,

    长长久久。

 




·  这篇文章写的很顺,满足了我写一个主动的翔君的脑洞(并不),讲的是一个圆圈似的不断重复最终被不同阶段的对方吸引的故事(因为sj两人前后差异真的很明显)。

· 文中台词改编自电影《初恋五十次》、《晚安巴黎》。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6)
热度(421)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