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念念不忘

· 一个贼心不死念念不忘的故事。

· 老生姜烧和老荞麦面的恋爱。

· 非常抱歉,手滑删掉了(没了,都没了)

· 以上,食用愉快。

 

 

 

念念不忘

 

 

   “有些事情就像草籽听见春风,就发出芽来,到无边无际的一片,已成草原。若用刀斩,用火烧,表面荒芜,根系还紧紧抓住泥土,一场小雨,一点阳光,又是一片草原。”

    

 

 

 

1.贼心

 

    松本润把两勺味霖添进去搅了搅,生姜烧的调料汁几乎就调好了。

    刚煎好的肉片在酱油的调色下显得很好看,散发着令人食指大动的香气。奶锅里白花花的年糕块已经熟了,那是要加进红豆汤里的。

 

 

    松本润最近迷上了生姜烧和红豆年糕汤,前者他在番组里提及过,后者倒是鲜为人知。

    红豆是医生推荐给他的,他二十多岁时喜欢喊着生田喝酒,常常醉到后半夜,去掏掏胃袋在马桶边吐一下,第二天拖着昏沉的脑袋继续强打精神做事。这样的做法显然遭到了他本就不好的脾胃的抗议,在年龄过了而立之后愈发明显。在又一次不得不服用胃药之后他看了医生。

  

    

 

    松本润喜欢看着煮的开花的红豆在水中缠绵起伏的样子,他可以冲着锅里沸腾的汤发会儿呆。伴着氤氲的水汽想想演唱会、想想番组、想想往事与未来。

     像是占星师讲的那样,他今年健康星环绕,最近的爱好都趋向于一个正常白领的生活,健身、网球、做饭、在家里看场电影马拉松、泡澡睡觉,健康的不得了。

 

 

    有心理学家讲过大多数人都会在对现在生活持有焦虑或空虚的时候才会去改变选择更为健康的生活方式。

    作为偶像松本润的生活忙的要死,他会如此大概是因为心里住着一个人。

    

 

    手机在吧台上震动,打断了松本润正在把年糕沥干放进红豆汤里的举动。来电显示是马内甲,他很少这么晚打电话,松本润就算再不情愿也是要接的。

 

 

    接到电话的第五分钟他已经坐上了车,身上还穿着围裙,踩着凉拖,带着口罩冲着明显觉得他可疑的出租车司机讲地址。

    第十六分钟他已经冲进了病房,喘着气看着病床上一边看着报纸、一边插着果盘里的苹果的樱井翔,身上依旧穿着波点样式的围裙、踩着凉拖。

 

    樱井翔大概是被这样打扮的松本润镇住了,苹果也不吃了,愣愣的看着他。

    

       “ 糟了……”

       松本润在心底低声暗咒。

 

 

 

     有没有一个人,教你这么多年赴汤蹈火、念念不忘、依旧贼心不死?

 

 

 

 

2. 燃

 

    松本润从不觉得自己会喜欢一个人十几年,但事实上在他心里某个角落,樱井翔确实是占有一定的位置的。松本润从没尝试过否认这点,他心里很清楚,樱井翔是伴着他一路坎坷也好、艰辛也好跌跌撞撞走到现在,否定他的存在就像否定自身的过去。

     但他确实熄了这个念头多年。

 

 

    他当过演员,到现在林林总总演了好多部。有骄矜的富家少爷、有掌勺的料理人、当过律师也做过不良青年……各类角色不一而足,荧幕上却都抱有很精神的气头,算是带他体验了不做偶像的不同人生。  

 

     近来他上了新剧,搭档的是很有名的大物女优,大概是在闹离婚,财产分割、儿女抚养、隐私频见报端等一系列问题叫女演员平素保养的很好的脸上添了憔悴。松本润偶尔能瞧见她在拍摄空隙在角落里抽烟,烟头上的的火光明明灭灭,周身烟气缭绕着像轻微的愁思。

    

   “ 有时候起初时的隐忍可以避免一路的疼痛。”

 

     松本润他念过那么多台词,给多少少男少女以安慰,却发现最难说服的是他自己。

     人年轻的时候总是听不进劝,事实上该走的弯路一点都不能少,非等到流了血、受了伤那刻才真正明白那些前人讲的道理。像现在的早就成名的女优,像当年的松本润。

 

    松本润别开了眼。

 

 

 

    那天结束他托马内甲买了盒润喉糖,状若无人的把糖递给了女优,女优很高兴,连声道谢讲着松本桑真是一个温柔的人。女人难掩愁容,却依旧能从眉间看出昔日的风华。

    最后女演员眨眨眼。给松本留了一个莫测的微笑,说:松本润人这么体贴,以后一定会遇见更好的人的。

 

    松本润只能苦笑,他在番组里就是著名的flag王,年轻的时候那场好似恋爱的经历似乎已经耗干了他的心力,对此他不求太多。

 

 

    晚上他透过玻璃看着落地窗外的夜景,庞大的钢筋水泥城市在夜晚上看起来柔和了很多,一盏盏灯光映的城市很温暖,代表着城市的万千家庭。

    松本润记得樱井翔在拍摄复活love时提到过,说周末的城市是浮躁的,讲这句话时主播难掩周身的精英气息,可松本润却觉得城市那么多躁动的心是因为无人安抚,无处安放。

   他看着那街上来来往往的人,有的充满朝气,有的暮气沉沉,有的妆容精致。在快节奏的都市里匆忙行走,遇见了,彼此淡漠的瞟一眼,谁背后或许都有不能说的往事,谁的心里或许都藏着那么一个人。  

   但这都不得而知了。

 

 

    松本润再年轻点儿的时候还没尝过苦涩、求之不得的滋味。年轻的偶像被公司压榨的厉害,一心想拥有属于他和樱井翔的一盏灯光,如今他的房子从窗外可以看见最好的月光,在窗内有设计感十足的一盏盏灯,月光与灯光交织下的屋子却愈发冰凉。

 

   他如今偶尔会做梦,梦见年轻的自己和同样年轻的樱井翔,在燥热的暑假里翻越栏障,分吃一个水果味儿的棒冰。樱井少爷很少吃这种东西,却甘愿陪他慢慢的尝,直到廉价的色素给舌头上个花花绿绿的颜色,彼此再伸出舌头指着对方哈哈大笑.......

 

    梦境里的他们是那么的开心,以至于松本润从梦里醒来枕头常常是湿的。

 

    那些往事哪儿会在平日骚扰到你,它们只会在这样的暗夜里静静地燃。

 

 

 

3.死灰

 

 

     前些阵子松本润去拍摄杂志的周年封面,很大腕的摄影师要他表现一组情绪,开心、愤怒、伤心、难过、思念等等,他酝酿情绪的时候想的都是樱井翔。脑海中画面刷刷的放,最后定格在很久之前他们蜷在摇摇车上樱井翔从后面紧紧抱着他腰的回忆上。

 

    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并不专业,但当他鞠躬道歉时以严苛出名的摄影师并没有批评他,封面和内页都很成功,黑白影像中的他挺拔却孤零零的站着。

 

 

    不出意外那本杂志卖的很好。

    过了几天他在无聊刷推的时候,看见粉丝对杂志的评论,女孩子的泪点果然都很奇怪,没有平时花里胡哨的颜文字,眼泪汪汪的讲着觉得内页的润君看起来是真的很悲伤难过。

    松本润放下pad,前去洗漱。

 

 

    拿毛巾擦脸的时候他才发现看着镜前站着的男人抬头时脸上也终究爬上来细纹。

    原来一晃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

 

    

    他看着镜中自己瘦削有力的腰,想象着当年樱井翔环着他的温度,隔了岁月的空白终究使他放弃了回忆。

    那在摇摇车上传递的温度传递至今终究也是消散了。

 

 

    那天松本润对着窗外淅淅沥沥的冬雨哭的像个孩子,他莫名的感到悲伤,不是因为他对樱井翔感觉消失了到难过,而是他发现他无法再爱他了。

    那一点一点地喜欢在光阴中燃烧,

    在间隔了那么久之后,他对樱井翔的感情终于燃尽成了一片死灰。

 

   …….

 

 

 

4.石中火

 

 

      松本润接到电话时马内甲的声音很急,带着喘气说樱井翔刚刚在路上发生了车祸,现在在中央医院病房。最后也不忘讲不允许他现在自己开车来

     放下手机他整个人都是懵的,年糕从铁勺中脱落滚到地上,也无人关注生姜烧和红豆汤了。人在最关键时候反而不会什么都不做,松本润颤颤巍巍的把口罩戴上,抓着茶几上的一把零钱就开门跑了出去。

 

 

      

   松本润读过那么多的台本,从来就没有生活中那么狗血。

   他多久没有这么狼狈了?

   在公寓楼下焦急左右招手打车的时候,窗外霓虹灯在视线飞快的闪过的时候,避开医院已经开始被媒体密密麻麻包围的正门从后门跑入的时候,他像天神一样降临啪一下推开病房那扇门时候.......

 

   天神松本润没有披着金甲银盔,踏着七彩祥云,他穿着可笑的围裙,踩着生田送的凉拖。

   气喘吁吁的看着在一脸无辜插着苹果吃的樱井翔。

 

 

    “心爬得太高,然后高高落了下来,在地上翻滚了几下,沾了灰。”

   

     那么多时光过去了,久到你早就忘了宣布自己是世界第一红担的时候带点羞涩的情态,久到你快忘记他黄毛时不羁冲你笑的模样,久到你弄丢了那人袖口的第二颗纽扣,久到你再回想不起那人拥着腰时掌心传递的温度。你贸贸然张口,那套见到你无事就放心了的鬼说辞不知跑到哪里去,只能冒着汗站着,像是等待着审判一样。

 

     可心还没有死。

     那是草籽、那是风,从松本润空旷的心间刮过,贸贸然疯长。那是石中火、梦中身,它从死灰中复燃,樱井翔从火光中来。

 

    叫他这么多年念念不忘。

   

 

     …….

 

 

 

5.必有回响

 

     

   绘里香是中心医院的一名小护士。

 

   她上学的时候喜欢过岚的樱井翔,如今她早就谈了恋爱,有了感情稳定的男友。番组也由每期必追到现在偶尔瞧瞧,挂名樱井太太的twi号也很久不上了。

   但樱井翔毕竟装点过她少女时期的梦,现在的她见到她昔日的偶像樱井先生躺在病床上依旧清俊的脸庞心还会砰砰的跳。

 

 

   绘里香还目睹过松本先生急急闯入病房的模样,街拍评价很好的松本先生穿着围裙就跑过来的样子叫她不自觉也开始感叹“岚的感情真好”之类云云。

 

    松本先生最近常来看樱井翔,带着小小精致的饭盒,卖相远超过医院的营养餐。里面是清水寺附近出售的荞麦面,和松本润自己做的生姜烧和一碗红豆汤。

   和精英皮囊不同,樱井先生大概是很会撒娇,不带一点嗲音的三言两语就能使松本润紧张的不行,忙前忙后,这样行不行,那样痛不痛,好像松本润能超过专业的护理医师。叫一旁看的二宫和大野翻个白眼,顺道拦着相叶氏也打算去帮松润忙正摩拳擦掌的蠢蠢欲动。

 

 

 

     绘里香把樱井先生今天要测填的表格挂在墙上,病床上的樱井翔把手指比在嘴边,轻轻的嘘了一声。

    身边趴着睡的正香是松本润,他工作很忙,还要抽空来看樱井翔。

    绘里香轻手轻脚的把病房的门合上,并没有错过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看下身边睡着的松本润的樱井先生的缱绻目光。

 

   …….

 

 

     绘里香再进来时松本润已经醒了,正眯着眼睛边套围巾边走出房门。

     绘里香把体温计调好,就听见有人轻叩窗户玻璃的声音,冬日玻璃上凝着白白的水汽,衬的刚画的一颗心很夺目,泛着水光。

     心形画的很工整好看,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

 

     樱井先生大概是瞧见了,顿了顿,低低地笑起来。

 

 

   桌上放的时间长了的生姜烧和荞麦面已经冷了,但看起来依旧很好吃,说不定尝起来会有不一样的风味。

 

 

 

 

 

 

 

 

p.s.  

  

      我要承认,这次的脑洞来源是看见红心的显示中有好多gn带有荞麦面的id(笑

      正好看见VS岚里润润讲的在做生姜烧,就有了老生姜烧和老荞麦面恋爱的故事。

      近来听了一个消息,很高兴,是一位同学和男友和好恋爱的故事。他们初中时谈过,后来彼此再没谈过。两人都很优秀,我曾问过我那位同学为什么不,她说她念念不忘。

 

      这就是念念不忘这个故事的来源,

      大概再普通的人都会有意外执拗的地方吧。

 

      那么,你心里是否藏有一段念念不忘的时光?

      如果有,祝你必有回响:)

 


评论(31)
热度(328)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