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暗恋针脚

· 双向暗恋

· 豆丁翔与包子润

· 以上,食用愉快。




暗恋针脚




      暗恋一个人是什么样?

      

     大抵都会深藏在那些被岁月掩盖、琐碎的小事物当中吧。




  1. 骰子橡皮




     他深吸了一口气。


     橡皮从手中摇晃脱落,

     从他的国文卷子上滚过,在邻桌相叶很安静的睡颜前滚过,最后颤巍巍的停在了练习册边,

     白白的橡皮上面显示着用黑笔写的歪歪扭扭的数字——


     “ 3.”

     存活。


     他有些释然,又瞬间带着些不知名的懊恼。

     但不管怎么说他终于把憋了半天的气吐了出来。他手心里已经冒出了层薄薄的汗,把汗蹭到裤边,把物理练习题拿出来。顺便戳戳一旁睡的正香的相叶,该上课了。


    相叶迷迷乎乎的睁开湿漉漉的眼睛,带着一些朦胧的水汽可怜巴巴的瞧着他。棒球社团最近有集训,他五点多就到了,训练了一早上,累的厉害。

    松本润依旧板着脸,动作却和缓了些。


   “ 帮我借小翔的笔记吧,我下节课再起。”

   多年的相处,相叶雅纪深谙松本润看起来不好惹外表下意外很好说话的道理,他把颈枕换了一个更舒服的位置,心满意足的打算继续睡觉。


   可他显然失算了,在他讲过这句话之后,松本润的手指不知怎的猛然发力,把他戳的嗷一下睡意全无,捂着腰侧站了起来。


    

   “对不起。”


   松本润勾勾唇,很真诚的给他的倒霉同桌致歉。全班因为这一小插曲纷纷侧目,包括坐在前面的某个很熟悉的身影。

   第二排的樱井翔回头冲着他们的方向扫了一眼,又很快的埋头做数学题了。


   

   松本润好不容易的扬起的心又沉了下去。手指无意的开始在草纸上划来划去,蓝色水笔的划痕把刚刚写过运算答案覆盖,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为时已晚。松本润只能叹息着把公式重新代入,长长的公式孤零零呆在泛黄的草纸中间,像是嘲笑着他的心虚。


   ……


  他再没心情做题和听枯燥乏味的课,只能把新买的JUMP翻开。厚厚的漫画散发着熟悉的油墨味儿,相叶称之为幸福的味道。



   然而此时幸福的味道也无法拯救他了,他烦躁不安的翻了几页,像是屁股被针扎了一样坐立不安,最终宣告失败似的合上书,托着头瞅着前面,像他往常做的那样。

   阳光暖洋洋的,投在黑板上,打在那人身上。

   那天樱井翔穿着格子衫,他就看着红灰相间的格子,似乎要把它盯出花样。



   樱井翔。

    


   他喜欢在背后看樱井翔的身影,樱井翔总是腰板挺直,坐在班级前排,典型的优等生。

   松本润习惯在后面观察他,在上课走神儿的时候、在心情低落的时候、在午饭吃的很饱的时候.、在雨水滴滴答答敲打身边窗棂的时候.....那是很放松的一刻,只属于他一个人,没什么太多的遐想与窥探、也不带很多磅礴的情感。

   

   那是他的习惯,他总是习惯于追逐着樱井翔,不管是小时候还是现在。只不过小时候人人皆知、现在晦涩难明而已。


   …….



 “ 1代表去007在人群中挤着买蛋糕卷与炒面,2是决定相叶的中华便当里丸子的归属,3是做麻烦的物理习题,4是帮对方做值日,5则是小憩一会儿。”


  “6是告白。”


  松本润每天都在掷被画成骰子似的橡皮,有趣的是他从来没有掷到过6。于是他就很安心的待在角落,任他的喜欢冒芽疯长。接着在第二天的清晨来到之时,更加忐忑不安的开始掷橡皮。

   

   暗恋一个人有时真的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他每天光是掩饰爱情的喷嚏,就已经耗光了一半的力气了。




2.渔夫与魔鬼



    

    松本润早上醒的很早,走了一半的时候才发现忘拿了昨晚做的卷子,他只好咬咬牙,急急忙忙的跑回去拿。


    等他再赶去的时候已经是早高峰了,上学的学生拥拥挤挤,在必经的樱花坂道上打闹。



    没有错过。

    他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了樱井翔,那是他的特技,松本润总是擅长在人群中一眼找到樱井翔,然后熟稔的拍肩打声招呼,像他儿时常做的那样。那时樱井家还没有搬走,他们总是一起上学,带着小黄帽,樱井翔比他大了一岁,理所当然的肩负起了管理俩人零花钱的责任,那时候他还没有箍牙,遇见想吃的东西只会黏糊糊的冲着樱井翔笑。


   樱井翔刚刚大概是在观察老树的树杈,被松本润吓了一下,手上的挎包差点儿掉了下去。他有些溜肩,双肩书包走路时总是向下滑,在上完小学之后就忙不迭告别了护肩的儿童书包。

   

   他看见松本润就笑了,从挎包里掏出保温杯递给他。从小到大,他眉目长开了,身子长高了,照顾松本润的习惯却没有变。


   保温杯里的小豆汤不烫口,温度恰到好处,冰糖加不多却滋味很甜,带着红豆沙沙的感觉。

   小豆汤很好的抚慰了他饥饿的肠胃,松本润就看着樱井翔的头毛迎着风立了起来,眼睛微眯,只想叹声生活美好。


   一个人总是在路上与另一个人相遇,有时不一定是缘分,而是处心积虑的结果。

   松本润曾经对着街边花圃的台阶反复系了六遍鞋带,然后对着迎面走来——因为快迟到额头冒着汗的樱井翔悠闲的打招呼。像反复的写一个汉字最后越看越奇怪一样,他反复系的鞋带在自己差不多已经搞不清楚应该怎么系的时候樱井翔来了。


    樱井翔总是在最后一刻没有错过他。总是如此。



    你听说过渔夫与魔鬼的故事吗?


    松本润觉得有时自己就是那个被埋在深海里的魔鬼、透过玻璃瓶看着樱井翔。


    第一个一百年,他还能耐得住心思,脸不红心不跳的抢樱井翔的练习册抄,吵着分吃一块儿小卖部总是在开始就被洗劫一空的面包饼。

    第二个一百年,他就开始有些别扭与不好意思了,他会因为樱井翔对自己的一个蹙眉感到不安,即使前辈大野智都忍不住的感叹说樱井翔的好脾气都耗在你身上了。

    第三个一百年,他发现这样是不行的、他有太多的情感都连接在这个人身上,与再小一点儿时候从不记得失、大无畏的情感付出不同,人伴随着成长是会变的谨小慎微的。上一秒天堂下一秒地狱的滋味并不好受。于是魔鬼在这场漫长的等待中开始怀疑、自己到底是喜欢的是这个人、还是沉迷于自我献祭式喜欢一个人的那份感觉。


    ……


   后来的松润设计师常常想,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傻,只要他在往前深思一步,他就能发现樱井翔看似百无聊赖、观察平淡无奇树枝的举动归根到底出发点与自己相同。


   不过不管怎么讲,他们现在早就在一起了。拨开年少时那份钻牛角尖的矫情劲儿,他最终能够确定的是他喜欢着的是樱井翔这个实实在在的人,不过他依旧会偶尔苦恼于:啊,为什么他没有涮自己搞脏的我的抹布、没有给我及时回我的短讯、他为什么就不明白花大功夫买的中药是为了他的喉咙这类无关痛痒、连抱怨都不好意思讲出来的话。


    听觉动物松本润总是要听见什么才会安心的,可他打心眼里明白,更多的时候他讨厌的是因为这些细枝末节的小事自顾自委屈的自身。抹布自己涮就好、没有及时回复是因为精英樱井翔工作忙、他知道你的心思,可是平日里两个工作狂根本就没有功夫于心力熬中药。


   那些松本润冷静下思考一下都明白的道理、在某个瞬间仍然会不能自已般胡思乱想,不管年华怎么流转,上学时的那些酸涩心思依旧存在,教他不能够理性的处理自身与关于樱井翔的一切。像渔夫与魔鬼的故事,情感与理智向来是悖论。


   那份不确定和与之伴生的斑驳情绪是人类丰厚情感甜蜜的负担。


   暗恋更是如此。

   



3.绿色衬衣与遥控飞机




   墙角的沈丁香的开出来花,校园广播很合时宜的放着松任谷由実的《春よ、来い》。


   期中测试结束之后的教室总是给人一种精力耗尽的死气沉沉感觉,没有阵亡的学生有气无力的对着黑板上考试答案,一声欢呼一声懊恼,也不知道究竟是欢喜还是惆怅。松本润懒懒的趴在桌子、盯着相叶新剃短的鬓角发呆。他花粉症的毛病在这个季节又重新萌发了,恹恹的用叉子挑着海鲜炒面。

   

    原先的班主任因为怀孕宣布暂停工作,新来代任的班主任是年轻的数学老师。拎着点名册进来宣布换位时哀声四起。



   “ 淡淡的光线,洒下一阵骤雨。”


    刚毕业的老师总是不能很好的规避这群正值青春学生的小滑头与一点儿自命不凡的狡黠。在争论了很久之后最终无奈的宣布摸号决定。


    为了方便换座,是从后往前抽的、相叶雅纪在一旁双手合十念念有词,希望老天赐给他一个可以借他作业抄的好同桌。他的愿望来的仓卒、破灭的也仓卒。老远就看见生田斗真兴奋地举着带着数字的纸片冲着他大喊我们做同桌了!


    松本润抽的号码是7,Lucky7。随着越来越多的数字被抽出来他的心也渐渐提了起来。他的心里有着模模糊糊的幻想, 一面又有些唾弃自己的激动。


    大概是对他长久掷不到6的补偿, 视线里樱井翔拿着新的号码牌咧着嘴冲他挑眉。



    炒面从叉子上脱落,餐盒里包心的鱼丸被他的叉子扎的浆水四溅。


   那天雾霭沉沉,早晨的天气预报员讲的这几天花粉浓度高,有些地方每立方超过40个分子。松本润的鼻子却意外的通了,像是樱井翔能包治百病一样。


   那些干瘪的情怀遇见了一丝风一阵雨,又如同海绵蘸满了水一样在心里膨胀起来。

   曾有人打比方,意思大概讲的是谈暗恋好像你送我一片叶子,我却拿此当一片森林来栖息。说的矫情、道理却是不糙的,况且现在他的暗恋对象就坐他的旁边,他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闻见对方惯用的洗涤剂味道、听见手在练习册上写字沙沙的摩擦声。


   大概是遇见了难题,樱井翔啧了一舌头。发着轻微的气音。


   那些深夜在台灯下发呆想着的事情,都一一呈现在他眼前了。

   松本润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弯路的、他明明最喜欢直白讲话,遇见樱井翔的事情时却总踌躇犹豫。

     

    他家里有樱井翔送的绿色衬衣,他很少穿过这个颜色、为此曾经很认真的苦恼搭配过。后来衬衣被他收作了睡衣,他从来没有穿着出去过,他的床头柜上还放着樱井翔送给他的遥控飞机。

    他对自己道了声晚安,枕着软乎乎的枕头闭上眼睛。



    飞机的机翼向上翘着,载着他那些别扭情怀飞向夜空,好梦也是要留人睡的。



    暗恋的时候总是带着些现在想起哭笑不得的举动,他穿着衬衣依旧睡的香甜。





4.喜欢与喷嚏是掩藏不住的



    松本润双手捧着玻璃水杯、杯中的热水很好的向他传递着热量。温暖总会在冬季的到来时显得尤为可贵可亲。


    历史课很无聊,他看着樱井翔的嘴唇有些出神,他尝过那干燥的有些发皮的嘴唇的滋味。那次要感谢相叶的意外之举。


    他高中像竹子拔节般长得很快,刚开始他还矮了樱井翔半头、后来就窜的差不多了。松本润记得高一假期回来的时候樱井翔对此颇有微词,但当他看见被清风吹拂的大野智头顶的呆毛时就闭上了嘴。


    那天相叶着花盆小心翼翼的挪移,遇见松本润提醒过的瓷砖上的积水时依旧滑倒了。他是为了保护盆栽不惜自己的性子,摔下去的时候一心只顾着自己的那盆花。


     可是相叶雅纪没有摔着,多骨诺米牌似的牵扯着前面松本润和跟他讲题的樱井翔。

     该上体育课了,班里人很少,很短暂的停留,蜻蜓点水般短暂却叫他脸烧了起来。



   

     他碰到樱井翔的嘴唇时是什么感受?他是触碰到了冰冷的石头还是热烈的花朵?

     关于此的记忆是错乱的。他只能记得那短暂触碰时缱绻的空气。


    连写有他名字的练习册都带有几分温意,更无论他的嘴唇了。

    松本润的脚趾抓着鞋底收了收。强制性的把实现转移到了讲台上唾沫横飞的历史老师上。


    白炽灯的光线凝聚在一个历史老师有些秃顶的头上。


    他又有些打岔。

    生田曾很兴奋的咨询他喜欢的类型,他猜拳输了,哼哼唧唧的声音几不可闻,半晌说:


    有一个可爱的脑门。


    当时生田的表情现在想起也能多下碗饭。


    ……


    放学后他们约着去吃了大阪烧。

    大阪烧店长以前是个生物学的博士,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开始做了大阪烧。每天店里电视机上放的不是非洲大草原动物迁徙就是探索人体的奥秘,幸亏他家里的大阪烧好吃、否则那些古板严肃的记录片就够这群青春期的男孩唾弃了。


    大阪烧上撒了比平时多的木鱼花和海苔粉,滋滋的在铁板上。


    电视里纪录片上橙色的肌球蛋白拖着比它大的多的内啡肽走在单纤维上、拖着走过大脑皮层,辛辛苦苦的给人类带来制造快乐的物质。


     松本润想,他对樱井翔的心思也是如此。每天辛辛苦苦,兢兢业业。


     这无从解释、更无从谈起。


     吃到一半时有人起哄,叫着嚷着要玩国王游戏。

     松本润很茫然的站起来,随着鼓点很快亲了一下樱井翔的脸颊。



    ……


    松润设计师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那时究竟是怎么想的。

    他只清楚自己那天早上破天荒的掷出了一个6。

 


   


6.针脚



   大阪烧吃完结账的时候横山扭过来脸说:我觉得翔君对松润这样的存在还是有向往的。


   他那时是怎么回答的?他只能回想起那时的自己没有否认。


   樱井翔记得那时校园广播常放《春よ、来い》,现在连唱这首歌的女歌手也都老了。前阵子在电视上看见的时候嗓子已经没有那么清亮了,却依旧很感人。

   女歌手的手势因衰老而不自主的颤着,唱的旋律熟悉,不知疲倦地讲述出来的,依旧是关于春天的故事。


   樱井翔前阵子也跨进了三十的门槛,他最近开会的时候精神头不太好,看着身边新进来精力旺盛的助理总有些青春易逝的感慨。没有人永远18岁、而总有人18岁。


   他家里有架遥控飞机,主人大概是珍惜它。保存的很新,不过放在家里巨大的书柜边,他枕头边的存在换成了自己看报纸时使用的夜灯。


   针脚是刺绣上的名词,指的是缝纫衣物时两个针孔之间的长度。松本润中学的时候暗恋过他,像冒了头又沿着方向一心钻下去的缝线,樱井翔则是另外一条,他们总是交错着,可最终汇于彼此的起点。



    松本润的连接完整丰富了他的情感,使彼此成为更好的人。


   这只是一个关于暗恋的故事,绣出的花样别别扭扭,并不是那么好看,打动人心的不过是那份少年情怀。


   可少年情怀总是诗意的,它在你的心底,在练习册、橡皮、衬衣与遥控飞机里,那里面藏有我心爱的少年,叫你某一刻想起时忽然笑意加深或忽的钝痛了一下。

   

   岩井俊二《情书》里藤井树埋于雪山之中,可那本画着同名少女的书叫寻觅秘密的小姑娘多年之后发现依旧尖叫雀跃。


   青春是不老的。

   它不生不灭。




·  前些阵子梦见自己仍上着高中,依旧早上爬不起来,数学苦手,食堂依旧没有新的花样。醒来时带点儿怅然。于是就有了这篇故事,大概是写多成年人的恋爱了吧,就想描写段青涩的感情。


   故事写的点到为止,因为讲的是暗恋与青春。


·  有点儿平淡,因为大多数人的青春与暗恋大概都是这样吧。

·  6.横山的话来源于VS岚。

·  另外,延续好几日的感冒终于好了(可惜没有瘦),谢谢关心。

    晚安:)



评论(41)
热度(286)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