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karl

:)卿本佳人,奈何为贼

【翔润】看得见灵魂的男人

· 涉及本单位隐屋的谈话,苦甜

· 真相在最后w

·  以上,食用愉快



看得见灵魂的男人




    1.鬼魂先生



    他出现的不早不晚,恰好是黄昏时分。

 

    樱井翔正在把新买的巴旦木倒进储藏盒里,感觉到时头也没抬,像是陈述事实一样平淡:


   “ 你来啦。”


    身后的鬼魂动了一下,很熟稔的撑手坐在了家庭式的小吧台上。


   “ 要来尝一个么?”  


    鬼魂歪歪脑袋,从盒里拿出来了两颗,放在嘴里嚼了嚼。鬼魂吃到好吃的东西的时候眼睛会睁得再大些,看起来人畜无害。


    跟都市传说中不同的是,鬼魂先生一点也不可怕。除了没有影子,表面上与旁人无异,他甚至有体温。像上班打卡一样,他总是在黄昏逢魔时刻出现,跟樱井翔进一个晚餐,陪樱井翔看一下足球比赛,鬼魂先生做饭很好吃,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当一次主厨,刨丝切菜的技术都很好。


     鬼魂先生还有一个好记的名字,叫松本润。


     据说鬼魂先生是有一个很大的家的,可是他不爱回家。他白天会在街上游荡一下,看看报亭新发刊的JUMP,尾随一下来做宣传的吉祥物,最后拿着一份冷食店的巧克力味冰淇凌,在街区公园里象鼻子滑梯边上的石凳上坐会儿,每当着个时候,吃的肥肥的鸽子和附近的流浪猫总是一哄而散。


     樱井翔曾经担心过他一个鬼魂白日大摇大摆走在街上会不会不安全,松本润听见时就笑了:


     没有关系的,管理东京区域的佛我认识,是一个叫大野智的家伙。他对鬼魂不感兴趣,他只喜欢东京湾的鱼。不过他们有规定的、登记在册的佛陀不允许钓鱼,所以他只能看看。

     

      ……


     鬼魂先生长得很好看,各种审美意义上的。他有粗粗的眉毛,长长的睫毛。熟悉了之后他甚至给樱井翔看了自己小时候的照片,嗯,那时候可爱的叫人心都化了。


    

     樱井翔喜欢鬼魂先生、喜欢了很久了。


     可他不曾真正拥有过鬼魂先生,哪怕在数以亿计的人类中只有他能看见鬼魂先生。

    他和鬼魂先生认识了好多年,现在想想能忆起洋洋洒洒半生的时光。


     樱井翔在最叛逆的时候最爱他,后来他的头发染了回去,破洞的牛仔裤不穿了。他对世界诸多规则的不满与挑战隐隐藏在了合身的西服中,对松本润的莫名情愫不知道是否减却,但必然流于深刻。


     年轻的时候爱朝着一个目标拼命想象前进,时常会看不清周围的很多东西。学生时代容易因小事哭天抢地或欢喜雀跃,现在大了就能看明白很多了。

      

     樱井翔很清楚,他和鬼魂先生不可能有结局,顶多在百年之后,他的灵魂幽幽从病塌上升起来,在哭啼的家人面前跟松本润打声招呼:嗨,你还在这里。



     他不能真正拥有鬼魂先生,鬼魂先生亦是如此,孤独是镌刻在我们的骨子里的。


     而爱要置于这些之上,它在我们的灵魂上留下痕迹。





2. 明治牌巧克力笋



     樱井翔的手在零食的货架上徘徊了一下,老牌子的涂层巧克力制品摆在了很显眼的位置,花花绿绿的包装很吸引人。

     他记得松本润喜欢吃这个。



     鬼魂先生说自己在那个世界代言过这个牌子,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很认真的在食品包装袋里挑着涂层均匀好看的笋头吃。他平日里是个很克己的人,这次却一个小时不到就干掉了整包。


     樱井翔想松本润前世八成是一个很对自己很较真儿的人:鬼魂先生曾对着他当作早餐的蔬菜沙拉蹙眉——


     “现在人们都是这样吃的, 像吃草一样。不过这样比较健康。” 樱井翔说明着。


    “我知道,你为什么要浇那么多沙拉酱,不是最好什么都不加吗?”

     克己主义者的回应迎来了空气的沉默。

    

     ……

     樱井翔把巧克力笋轻轻放进了推车里,他的动作很轻柔,那些零食碎了就卖相不好了。


     每个人心都是剔透的、只要遇见自己关心的。况且樱井翔本就有着颗玲珑的心。

      

     他深深的了解着鬼魂先生,跟了解他自己一样,

     就像他知道,鬼魂先生的头毛很软,他人从后面触碰时会不爽,耳根子容易红,跟隔壁家养的小狐狸nino的脾性一样,而他看似不可侵其实本质上却带点年岁抹不掉的天然。

     回家的路上他抱着纸袋有些的欣欣然,迎着月光竟然有些微醺的感觉,这种情绪来得突然走的也突然,当他到家的时候消失的一干二净。



     鬼魂先生没有在家、松本润没有在。


     樱井翔的心下意识的一揪,他开始思忖着那个肤色黑黑的佛陀的杀伤力究竟有几何。


     他小的时候老家送来了柿饼,柿饼撕开香气扑鼻,颜色橙黄很好看。他一口气吃了很多,半夜痛得要死,在床上躺了两天。


     人生里什么事情都是这样,最忌贪心。当世界上只有他一个人类与松本润交流的时候,这种非正常交流下,暗藏着的欣喜与伴生的占有欲足以使他变得不冷静。

     

     可接下来发生的将他即将跌入谷底的心又晃晃悠悠的升了上来。

     

     浴室里有哗哗水声,门没有关,大花洒带来的热气里松本润的皮肤白的晃眼。


     他心里那点儿醺然就又提了上来,在暖黄色的灯光下放大:

     于是樱井翔很缓慢很缓慢的把脸凑近,光影下他看见鬼魂先生的睫毛抖了抖,最终没有拒绝。



     他跟松本润接了一个吻。短暂的,带有试探性质的。

     鬼魂先生嘴唇很软,潮湿。像凝着露水的花瓣、像老店微甜的萩饼内芯。

     无数热水流顺着额头流了下来,沾在松本润的睫毛上,似掉非掉,像是一滴泪。


     他看着那滴水珠有些出神,等他眨完眼睛的下一刻松本润消失了,他在亲吻一堵冰凉的浴室墙面。

     高级公寓的水压很稳定,热水依旧流着,苦菊香氛的气味浓郁,他却觉得有些冷。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在亲吻一个鬼魂、还是一个记忆。





3. 空洞


    

     鬼魂先生消失了好几天,等他再度出现的时候足够樱井翔将情绪收敛深,将思路理顺几遍。

     

     他出现的时候樱井翔正在对着纸质的文件盖章签字,最近公司新的项目进展不顺,他在忙的焦头烂额的时候只得把工作带进了家门。


     樱井翔船长从一大摞的材料海中抬起头,眼睛带着黑色文字的滞待记忆感使他眯眯眼睛反应了半天才认出松本润。

      

     而此时樱井翔与鬼魂先生先生显然局促不安的举动相比悠闲的很多。

     仿佛当时在花洒下失控的好像不是他自己一般。他又恢复了之前的从容安定。


     这就是樱井翔厉害的地方了,企划课的相叶经理评价他的时候说过对事物控制掌控更像是他的一种习惯。


     并非刻意,他的性格就是如此。

     所以,在出现了新的问题的时候,他在冷静下来之后第一时间就是寻求解决方案。


     “ 所以,你那时为什么消失了呢?” 樱井翔叹了口气,将手上的活儿停了下来。


     “ 我没有消失。”


     他得到的只有一个简单的陈述。

     可他明白松本润并没有撒谎,鬼魂先生既然在他脸庞靠近,嘴唇覆盖的时候没有拒绝他,那必然不会在后来刻意消失。

      

    

     这大概是一个死循环,一人一鬼的感受都是真的,没有人撒谎的话,那么究竟是哪里出现了问题了呢?

     可不管到底是哪里出现了问题,像有些事情不是疼痛就能被记住的一样,有些事情也并非意识到它的不可预知性就选择不去做的。他是樱井翔,更多的时候选择去尝试再接受承担结果就好。



      “ 要考虑一下吗?”

     

     樱井船长拉起了松本水手的左手,郑重其事地在他温热的手心上盖了一个印章。

    

      …….

      他拥抱了鬼魂先生。鬼魂先生的身体柔软又暖和,抱着的时候可以趁机摸两下平日里讨厌他人触碰的后脑勺;他聆听着鬼魂先生清浅却带着几分羞怯的呼吸声,鬼魂先生春季的时候因为花粉症,鼻子塞着吐字囔囔,不小的人啦说话犯糊涂的时候仍会飙出奶音;他亲吻了一下鬼魂先生,觉得不够就又多亲了一下,从唇角到眼皮,最终落在了眉心。


      他书架里有一本书,其中一页他翻了好几遍。毛姆的《面纱》,他在机场的便利店买的,候机时百无聊赖的打开来看。他不大爱这本书的内容,只对其中一句感受很深。


    “ 我从来都无法得知,人们是究竟为什么会爱上另一个人。”

     “我猜也许我们的心上都有一个缺口,它是个空洞,呼呼的往灵魂里灌着刺骨的寒风,所以我们急切地需要一个正好形状的心来填上它,就算你是太阳一样完美的正圆形,可是我心里的缺口,或许却恰恰是个歪歪扭扭的锯齿形,所以你填不了。”


    红色印泥里樱井字样显眼的要命,像是这个契约真的能生效一般。他把鬼魂先生先生推到了窗台,在落地窗映着的天空下跟他细细的接吻。


       夕阳很灿烂,光晕下他看不清楚松本润的表情。可他依旧能感受到他的愉快,和那快乐下如影随形的深重阴影。

      他忽然就想到了他曾经问过松本润,对他自己的死亡是否会遗憾。


      鬼魂先生那时是怎么回答来着?樱井翔记得他的答案叫自己笑了很久。


      人生已经够辛苦了,何必要活到七老八十呢。

    

      他们填满了彼此锯齿状的空洞,可是人生没有答案,此刻夕阳下依偎在一起,就好似这样他们就能做的了主一样。






 

4. 鲸



      “ 你是有女朋友了吗?”相叶雅纪明显有些怀疑,公司楼下中华料理店的虾仁煎饺把他的脸颊塞的鼓囊囊的。


     “ …..你最近看起来心情舒畅、脸还又圆了点儿。” 他把咀嚼的食物好不容易咽下去,又补充了一句。


      “ 知道哪里有卖真鲷的吗,那种很难钓到捕捉到的?” 樱井翔没有接这个油腻腻的问题,只是很僵硬的转了话头。

     可他多年的老搭档终究是了解他的,相叶灌了口乌龙茶,开始像往常一样热心展示自己在每周爱看必追的农广天地里学到的琐碎知识。


     “上周筑地有家卖鱼的老店,进了好多只大鱼。”


      ……

      

      红色的巨大真鲷在水中吐着泡泡,黄色的眼睛呆呆的,一副绝望的样子。


     “ 你真的觉得这样可行吗?”松本润明显不相信。

      樱井翔默默把印着价格的单子递给了鬼魂先生,经济为上的松润先生很老实的闭上了嘴。


       真鲷在水槽里懒洋洋的游着,鳞片散发着温润的光,一会儿悠闲的张嘴,将漂浮的饵料吃掉。

      

       可他们最终没有见到那个黑黑的佛陀,巨大的真鲷被迫丢进了樱井翔家本来是给那些花花绿绿、漂亮的热带鱼准备的水箱,成为了奇特的室内景观布置。

      后来按照松本润的解释:佛陀大野智最近陷入了遥控汽车的狂热、不再对钓鱼情有独钟了。



       而这个解释换来的不过是某人不满的亲吻,和某些时候在情到浓时恶意的顶..弄.研mo。

       因为松本润不讨那个真鲷鱼的喜爱,那条胖乎乎的真鲷鱼一见鬼魂先生就把尾巴翻转掉头,溅起一丛丛的水花。最后喂食和换水的工作都交给了樱井主播。


        召唤佛陀这样的都是乏味生活里琐碎的小事,同样的还有某人开始尝试带着睡帽睡觉或某人执意盖着两条被子睡觉之类云云。

        不过樱井翔回家的时间确实早了点,鬼魂先生出现的频率也确实多了起来。

       

        不过某些夜里忽然惊醒的时候、身边的人会忽然消失,在那时就会再不成眠,去厨房冲杯咖啡,喝上两口借着漫上而来的孤单能够做通宵的案例。

       


       也会有不消失的时候。

       那时他就在枕头的一侧偷偷观察睡觉时的松本润,像头在海的深处窥探的鲸。陷入熟睡的鬼魂先生眉头总是微蹙着的,似乎在梦里也不是那么放松。

       他总会伸出手指给他轻轻抚平,抚平眉头的同时像抚平自己心中的一个心念。


      似乎很久之前的某一天,他也曾见过诸如此类的场景,然而那时他的手终究没有伸出轻抚上去。


      樱井翔仍记得盖章那天他曾跟松本润聊过。

     “ 医生说我这是幻想,关于你的一切。”


      鬼魂先生沉默的抱住了他。樱井翔有时候会觉得自己的情感是鲸、他看过纪录片里讲过的那只世界上最孤独的鲸的故事,科学家们追踪了它好多年,后来它消失了,有人猜它死了。那些海洋中的鲸鱼在死亡之后不会像其他鱼一般浮于水面,它们会缓缓下沉,随着洋流满满移动,巨大的身体足够供鱼群、磷虾、浮游生物一长串生物圈百年时间。

      

     那是他的执念,也是他的一份温柔。于是那时他终是将印章盖下,像是对自身行为达成的某种誓言一般。

     那天他在松本润的耳边吐字清晰,


     “可这都没关系了,说明我在那些人中,最爱你。”



5. 那个男人看得见灵魂                                                                                                                                  




# 关于那个男人 #



   A: 我喜欢过一个男人。

          我认识他很久了,很久了。


    可是他死了,于是我就抱着记忆和幻想活着,在那里跟他恋爱。


  

    医生告诉我这样是不行的,我得走出这个过去。可是我不愿意忘记他,现在已经很少有人谈起过他了。


     我想,这世间有人会选择去忘记过去,就会有人愿意抱着回忆过日子。



     Q:您看起并非是一个会把自己置于某种虚无的、不理性的状态下的人,毕竟,您在外界一向是精英著称。


     A:……打个比方吧,一个人遇见了另一个人,他们可以在少年时整日的腻在一起,也能在青年时期晦涩不明的对外界讲着暧昧的话,在步入中年后寻觅到某种节奏与平衡,之后不慌不忙的向前走。


     除了那两个人自己,没人知道这是一场怎样的相遇、心动、与日积月累带来的疲倦与习惯似的情感,小虫子似的少年不大在别人面前常讲起他或字里行间透漏自己幼稚的占有欲了,青年开始学习如何与他人交友、他的眼神黯淡了些,当他进入三十岁的时候开始学会如何更好的拥抱他,那就是安静的待在他身边。


     你会发现,他眼里的星星从未走的很远,它从明亮刺目到黯淡下来散发着温和的柔光。

     可那颗星星从未消失。

     而对于那样的人,你除了交予同样的星星,再别无他法。









·  个人很喜欢这篇,这篇写的很卡,完成时终于舒了一口气。

·  恢复更新,想我了吗www

·  依旧欢....欢迎留言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50)
热度(299)

© Kingkarl | Powered by LOFTER